一品红,依然在寂寂的一角,热烈地开放着。她的躯干流淌着灼人的生命液浆,当热血冲破层层叶障,经过种种痛苦的历程。那颗沥血的心走到最顶端,终于裂变成一片片灿然的红叶。圆圆的围成一盏盏棱角分明、舒张的花,在冬日清朗、沉静的天空燃烧。一丛丛、一簇簇、宛如一面面向春天进军的旗帜,在招展、在挥动,那热烈的生命本色火辣辣、刺醒冬眠者的惺松睡眼。

一品红

    残冬正好眠。
    懒洋洋的周末,本可以让困倦了一周的身心拥一床软被安歇在梦乡里。不料却被晨鸟的啼叫惊醒,当我打开窗户让晨风吹走一夜的浊气时。蓦然发现围墙外、小学里倚墙而生的那株一品红,疏朗的绿叶间绽放出一盏盏鲜红欲滴的花。确切地说它是叶的延伸或被染红了的叶。霞光里透着纵横有致的叶脉,红色的生命液浆奔流其间,象一张张偷试春醪的孩儿脸,醉迷迷仰天而笑。
    被孩子们的喧闹声压弯了腰的一枝桠,正扶墙斜探窥视窗内的我。让我自然想起小时候、春节时穿着新衣裳趴在窗台向里张望的我们姐弟。六只期待的小眼睛搜索着最具诱惑力的猎物──新年利是。红色的小包内最多五角或一元的压岁钱,却包函了一串新年愿望:买回一个印有小动物的钱包,让余下的钱蹦跳住进小新居。等它们伴随跳橡皮筋的小姑娘蹦够了,便逐一将它们嫁出,换回五彩的珠珠糖、气球或一张书签作彩礼。这时连大人们的声音亦被欢乐的气氛裹挟得柔和了许多,沉重的书包一放,穿上早已在嘴里含旧了的新花衣,和伙伴们纵情地食、玩、跳、唱。如同一群嬉春的燕子,在滋养万物的大地、在生命的枝头上欢歌雀跃……
    生命在默默流转,钱永远压不住流沙般的岁月。当头上那两条羊角辫悄然变成一把剪刀“嘎嚓、嘎嚓”地裁剪着生命的四季衣裳时,我由女孩变成女孩的母亲。在品味人生百味的同时,上天将早已准备好的两条授带──社会责任与家庭义务郑重地挽在我的两肩。从此这份神圣的礼物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松不紧,如影随形伴随着我,恰如衣衫上的纽扣,轻扣不羁的身躯。岁月将那件春天的花衣裳悄然叠起,存于记忆的箱底。换上一袭简单、轻便、被蝉唱薄了的夏装,以便爬山涉水、轻装前进。
     尽管身上所穿轻了,肩上却徒然地在负重。维艰的脚步总想向着人生的绿洲迈进,脚下是雨夜的山路。微光浅影中坎坎洼洼,一踏脚溅出一串细碎的水花,一如生活的杂乱与琐碎。若在风高月黑之夜,方向难辨,冷不防踩个空,坠于深黑的山谷,当你挣扎着大呼“救命”时,山谷也嘲笑地喊“救命”,环顾四周竟没有人影,皆是醒着的草木。与其坐等来人,不如自救,一番攀树援草。终于一步步的上来了,待气定神闲回想起来,真不敢相信有过如此惊险精采的一幕。其实穿透夜幕的是心中那颗鲜活的太阳,是它驱走阴郁的冷空,让你永远带着阳光上路。
    平凡的路径似是踏着同样的步子前进,却不知每一步都有新的内容,新的感悟。随着一声“太阳早晨”便一头扎进数字的海洋里,每个数字都从竖起的神经探头经过。当太阳将一日的烦嚣浸浴在葵树掩映的海湾时,我转身成了当家的。怀揣一本菜谱去寻找焖、蒸、炒、的对象,一阵锅台勺铲短兵相接。油、盐、酱、醋、糖围攻,将俘虏变成一碟碟香、甜、辣的菜肴,当一家人围坐饭桌瓜分战利品时,却见一大一小的嘴角泛起层层油光,映得我脸上、心里荡了一层无名的光,有一种浅醉的朦胧,一如窗外的初月。待收战场洗涮打点后,却听女儿的声讨“无人同我玩,好闷”。这个任务自然落在责无旁贷百变女人身上,如有幸碰上卡通片,我可趁机淡入书房,在方块字垒起的思想乐园遨游。正入迷,一只小手在背上一拍,吓得我如小偷般藏起赃物。定神一听原来“小新”童稚的声停止了,待“小新”又呼她出去时,我重拾上一段的景观。这样几个来回,脑子的影像被她撕得支离破碎,思绪凌散得有一段无一段。当看够了、玩累了的她被我随口编的故事按在床上与太阳一同酣睡。此时月已中天,身上的骨头扯起横额发出罢战的抗议,细胞跟在后面低喘疲劳的口号。而此时的脑细胞却空前活跃,短路的思绪顿时接通,手中的笔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一日游思与那一窗清辉,从带格的梯田缓缓驶过。点种平凡女性忙碌人生筛淘的金豆,在生活的大漠里用自己的心智和汗水一点点地拼凑心中那块生气勃勃,让人脱俗创新的绿洲。
    纷扰、嘈杂、沉重的生活虽然可以左右步履的快慢;却又是沉淀、酝酿、创造生活的来源。只有进入生活,才可能找寻生命的底蕴。上帝把一颗善感的女儿心扔给缤纷的生活,让她在忙碌中混打,趔趄中爬行。偷偷将生命的钻石撒在杂乱的生活草丛中。看谁不厌其烦、不惧其累,拾取自己那份。既然人人都得携着责任与义务这两条授带在人生的舞台上客串一回,何不善用天赐的道具演上精彩的一段。先用达观的笔蘸上多彩的颜料把它们涂成彩带。然后踏着时而欢快、时而沉郁的舞曲且进且舞于人生舞台上,在匆匆的人潮中。彩带在转身挥洒间幻化出丰富的人生图景,随着舞曲的高潮迭起,舞姿的变幻,哪里分得清人与带,简直就是一团彩色的光,一个跳跃的幻影在舞台上飘逸、凌空。度内的舞蹈,如探戈;在规定的动作内与生活的舞伴一同起舞。纵横进退于工作与家庭之间,共同承担人生的责任与义务,享受苦乐人生。度外的舞蹈,如的士高;作为独立的生命个体轻盈跳跃在新的领域中探求生命的真谛。纵情、自如跳出自己的舞姿,让岁月在探索与创造中不知苍老,平淡的生活里泛起鲜亮的涟漪。
    一品红,依然在寂寂的一角,热烈地开放着。她的躯干流淌着灼人的生命液浆,当热血冲破层层叶障,经过种种痛苦的历程。那颗沥血的心走到最顶端,终于裂变成一片片灿然的红叶。圆圆的围成一盏盏棱角分明、舒张的花,在冬日清朗、沉静的天空燃烧。一丛丛、一簇簇、宛如一面面向春天进军的旗帜,在招展、在挥动,那热烈的生命本色火辣辣、刺醒冬眠者的惺松睡眼。


非经允许 请勿转摘 欢迎连接

jebel2.jpg (6977 字节)

首页
一周作家介绍 031.jpg (1843 字节)
作家最新作品
网络文稿转载
好文章共赏
新书评价
文学讨论、留言

 

商河
姚瓦
黄倩娜
王晓霞
吴佳文
曾燕
黄文婷
陈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