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名符其实的是“野”,万花中只有她最“野”了。你别看她瘦弱、纤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然而她的生命力却相当强,她自生自发繁衍得又特快,谢绝人类的一切恩赐和保护。只要一点土,一点阳光,就能开得很好,寒冬的时候,人们以为她死了,其实她却把来年的种子,深深地孕育在土里,暗暗地长着,只要春天一到她就顶破土层,探出头来享受着阳光和雨露,在春风的吹拂下,长叶,开出星星点点的小花,在一片绿中跳着,眨着眼存心逗你。正是是无数野花用自己的身躯和生命编织、辅就了大地的繁荣与蓬勃。

小野花

    工余饭后,我总爱在阳台上赏花。
    兰草羞羞答答,恰如深居不出的闺秀;玫瑰艳丽妩媚,自以为是贵少妇;君子兰清高孤傲,又挺象一个君子哥儿……这倒也很惹人喜爱的,可是我总觉得室内的花时时要人为它浇水、施肥、除草才能活。并要小心翼翼地加以保护,有时你若不小心碰它一下,它还会枯萎而死。也许它们都处在一个养尊处优的的环境里吧,所以它们都显得很娇,娇得使人不敢靠近、不敢吻闻,更不用说用手摸一摸了。于是乎这爱里就总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呢?
    我记起了乡间的小野花。
    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嚣闹的城市,寄居在乡下的外婆家,洋娃娃和积木不再是我的宠物。我避开外婆的管束,象脱缰的小野马,和小伙伴们在草地上蹦呀跳呀、抱着、滚着,乱蹬着小腿。稍大,扎着小羊角辫的我野气未脱,跟着男孩子们一块“打仗”、“捉特务”托着我们的便是软绵绵的青草和纤小的野花。真怪他们一点也不怕压,也不会死。玩累了,我们就趴在草地上,摘下毛毛草和小野花的根放在嘴里嚼着,甜丝丝的汁夹着泥土的清香就进了肚子。
    野花确实很美,我的童年也象野花般美好、自然、充满魅力。
    野花,名符其实的是“野”,万花中只有她最“野”了。你别看她瘦弱、纤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然而她的生命力却相当强,她自生自发繁衍得又特快,谢绝人类的一切恩赐和保护。只要一点土,一点阳光,就能开得很好,寒冬的时候,人们以为她死了,其实她却把来年的种子,深深地孕育在土里,暗暗地长着,只要春天一到她就顶破土层,探出头来享受着阳光和雨露,在春风的吹拂下,长叶,开出星星点点的小花,在一片绿中跳着,眨着眼存心逗你。正是是无数野花用自己的身躯和生命编织、辅就了大地的繁荣与蓬勃。
    你看,她落在田埂旁咧着嘴笑;任农人的一双大脚从身上踩过,第二天沾着露水抖掉泥土,照样乐呵呵地笑着,让人不由地惊赞她那奋发向上的生命力和乐观精神。
    再看,她斜插在农妇的发髻上;一路随风悠悠晃晃,日光里嫣红映在红黑的脸上,两朵野花互相映衬,多么纯朴,多么自然,多么美丽。
    噢,野花,你固然没有玫瑰的艳丽,兰草的幽香,君子兰的清高。但你那勃勃的生机、顽强的生命力、让人看到了乐观向上,在你的“野”中,让人领受了“自然”,一切造作娇的东西都倏然失色,黯淡无光。在你的甜美笑靥中,让人看到了希望。

(87年7月发表于英国伦敦BBC广播电台广播杂志节目)


非经允许 请勿转摘 欢迎连接

jebel2.jpg (6977 字节)

首页
一周作家介绍 031.jpg (1843 字节)
作家最新作品
网络文稿转载
好文章共赏
新书评价
文学讨论、留言

 

商河
姚瓦
黄倩娜
王晓霞
吴佳文
曾燕
黄文婷
陈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