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莫失莫忘

莫失莫忘

查看: 141|回复: 5

王松龄內丹實證

[复制链接]

43

主题

93

帖子

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5
QQ
发表于 2019-11-26 23: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iml5 于 2019-11-28 18:48 编辑

王松龄內丹實證
                                                                 (2016-03-18 22:28:0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f95135a0102w62x.html

  著名气功学家王松龄认为姜宗坤老师是唯一道德之师,也是唯一打开玄关的人
  王松龄,我国当代著名气功学家,原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文献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气功研究会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海淀大学气功学院教授。
  王松龄教授幼年始学气功,初修佛家功,后复修道家性命之学,1956年由部队转业到青海省干部疗养院任气功医师,有多年气功临床的实践经验,是我国早期从事气功临床工作的前辈之一。
  王松龄先生学理精深,治学严谨。而且修证很高,他本人晚年入武当太乙铁松派,是武当太乙铁松派十三代掌门李兆生先生的师弟。
  王松龄有特异功能,见了姜老师后,说:“姜老师是他所见的唯一道德之师,也是唯一打开玄关窍的人”,但他仍然舍不得道家后天功的九转金丹。后来他到某一名山用功夫一层层往下看,回来就吐血了。说:“只有姜老师才能救我”,但已经晚了。从小修炼全真龙门内丹的王松龄老先生在1990年9月份发病,11月去世。
  
  王松龄玄关之修炼方法
      一、何为玄关
  
  “玄关”或称“玄关窍”、“玄牝门”。道家称之为“玄妙机关”。按道家炼养派传统观点,认为只有修玄关才是“正道”。一旦玄关得手,则丹基已立,向上修持,自可头头是道。元.陈虚白《规中指南》论内丹三要,首论玄关。道家南宗二祖石杏林曰:“一孔玄关窍,三关要路头。忽然轻运动,神水自然流。”元.尹清和诗曰:“—阳初动众阳来,玄窍开时窍窍开。收拾蟾光归月窟,从此有路到蓬莱。”认为玄关是“修仙成道”的必由之路。气功的高层次修炼(高级功),必走玄关才能登堂入室。因此,练气功者都希望能开玄关。
  
  开玄关,佛家亦称“开悟”。为练功过程中达到的一种高级境界,即进入“天入合一”,精神境界同宇宙融成一体。在此境界中,生理和病理过程同时发生逆转,所患疾病立时痊愈。生理机能“返老还童”,并可激发出人体的潜在本能。
  
  在气功古籍中,论玄关之作甚多,对玄关的解释各执一辞,各有妙用。许多门派亦皆以玄关(或玄牝)为修持之根本门径,但所指不同,试举例如下:
  
  ①以“空洞无涯”为玄关者,《性命圭旨》在论玄关时说:“……修丹之士:不明祖窍则真息不住,而神化无基;药物不全而大丹不结,盖此窍是总持之门,万法之都。若何可也,受师诀曰:空洞无涯是玄窍,知而不守是功夫,常将真我安止其中,如如不动,寂寂惺惺,内外两忘,浑然无事,则神恋气而凝,命恋性而住,不归一而一自归,不守中而中自守,中心之心既实,五行之心自虚,此老子抱一守中,虚心实腹之本旨也。”
  
  ②以意识之“中”即“守中”为玄关者,有以下诸说:“……玄关一窍名为玄牝。此窍非凡窍,中中复一中,万神从此出,真气与天通,真人潜探渊,浮游守规中”(或:此窍实居中,中中复一中,万神从此出,直上与天通)。“心不起波之谓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也”。“允执厥中”。“四维不著,玄关可得”。“黄庭一室须要精,静在中间一点灵,切莫糊涂为隐秘,黄庭便是真玄关”。(按:对黄庭一辞亦有两说,一指身中部位;一指意识境界。此指意识之中)。
  
  ③“念头动处为玄牝”。“玄关一窍最难明,不得心传莫妄行,若识念从何处起,方知道在个中生,阴阳未判原无象,日月相交岂有情,君要更知端的意,中天日午正三更”。实际此说与前二说并无二致,盖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即念头动处是也。
  
  以上3例皆属内丹家之说,偏重于性功,上说与佛家之“总持门”或“大总持门”、“大陀罗尼门”其义相通。“总持门”义为“总一切法,持无量义”。
  
  ④以气穴为玄关:“玄关者气穴也,神入气中如在深穴之中也,神气相恋则玄关之体已立”。
  
  ⑤以气动为玄关,有“气发则成窍,机息则渺茫”以及“药物生玄窍”之说(按:此有二说,一是有药物才能产生玄窍。二是药物生于玄窍之中,即先有玄窍后生药物,此二说都对,但所指不同,此取前说)。
  
  ⑥以筑基成为玄关,《黄庭经》云:“两肾水王对生门,出入日月呼吸存,是一身上下之正中,枢辖经纬,前向脐,后对肾,有如混沌,心肾合为一脉,其白如绵,其连如环,广一寸二分。包一身之精粹,元气系之于此、修真之士采铅投汞、一点落在此中,所谓立基一百日也,此基既成,方名玄牝”。
  
  以上3例亦是内丹家之说,偏重于命功。
  
  以上所举有关玄关的6种说法、前3种属心理境界,后3种属生理境界。《性命圭旨》对玄关—事曾反复阐述,主要是就心理境界(无部位)而论,但亦有“一条直路少人寻,导到山根始入门”之说(山根在鼻柱上端,两眼之间,属身体部位),似又以生理上的山根为玄关(玄窍或祖窍)。另同书“普照图”示三关之窍又说“上关者心源性海之窍,中关者黄中正位之窍,下关者关入气海之窍,是皆玄窍也。”这样,不但有部位而且是3处,对此究应如何理解?《玉清金笥宝录》谓:“先就有形之中(身体部位)寻无形之中,乃因命而见性也;就无形之中(心理境界)寻有形之中,乃因性而见命也,先性故难,先命则有下手处,譬之万里虽遥,有路可通,……彼以此性制命,我以命制性也”。意谓如不从存守身体部位入手,而直接置心于“空洞无涯”之境较难,因此,“空洞无涯”是玄关的心理境界。而山根可为修玄关之入手处所。至于普照图以三关为三玄窍,以及其他著作中,以练功过程中步步皆有“玄妙机关”而统指称玄关者,可谓为广义之玄关。另《道藏续编初集》载石庵子语:“山根一地亦名玄牝,于此存观,学到一念不生,自能豁然内辟,神由黄道直达中黄,自觉宽广高深无际,乃为内玄牝”。据此,又可以身体部位(如山根等处)为外玄牝,而以心理境界(豁然内辟,宽广无际;空洞无涯)为内玄牝,或说可由外玄牝入手,以求内玄牝。石说亦可为因命见性立—种解释。再,《张三丰全集.道言浅近说》则谓:“大道从中入门,所谓中字者,一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即似守非守),此寻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慎幽独,自然性空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个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这是从脐下入手之说。修内丹功法,从山根人手者谓之先性后命,即所谓“先修定于离官,后求铅于水府”,修至玄关呈象,丹田火发,再以性会命,性命会合;以脐下(或脐中,脐内)入手者谓之先命后性,以命制性(铅来制汞)。此两种法门皆为内丹家所常用。亦有从夹脊入手者谓之上下(性命)兼顾。(《性命圭旨》的练法是先山根后转夹脊)。
  
  ⑦除上述外,尚有以观想体外虚悬一光环为玄关者(其具体方法是:闭目观想在印堂前方约一尺远处,虚悬一直径寸许之黄色或白色光环,而默默观注其中),亦有于壁上画圈而行观注,亦谓修玄关者,此皆属修某种性功之方法。
  
  ⑧有以口鼻为玄牝者,谓鼻吸清气为阳、为玄;口呼浊气为阴、为牝,此为练吐纳服气者之说。此外,尚有以尾闾下、尾闾、长强、两肾(左肾为玄,右肾为牝),两肾中间虚悬一穴,脐下—寸三分、三寸六分,以及胎息……入玄关者,不可胜计,但所有诸说皆有其所以然之理。
  
  二、开上、下玄关之体验
  
  玄关有境,它为什么叫作玄关?为什么叫作作玄牝之门?因它是个“关”、又是“门”,进关、入门要先认识、才能入关,进门。要“知而不守”,不要去想哪—个是关,哪一个是门,把思想放空,在“空”中又不是昏沉,就可以体会到那个境界。当你没进去之前,由外边看是“渺渺冥冥,恍恍惚惚”,“玄之又玄”,玄指深的意思。玄之又玄,是深处又深,它是模糊的,基本上是暗的,其境界非常静。练功进入那个境界是什么样子呢?觉得一下子全忘了,“外忘其身,内忘其心”,把思想活动也忘掉了,但是又不糊涂,又不是做梦,心里明白,思维停止了活动,进入忘境了,也就是进入玄关了。但这仅是“入”,还不是“开”。上玄关开时,头脑中有一种轻微的爆炸感。性功玄关就是在大脑里边开的,意识里能感觉到“炸开”,大脑本身起了变化,它是有物质基础的,在爆炸的同时,有时在“开”以前突然头脑中“轰”的一下,立即失去知觉,随后出现轻微的爆炸感,能感觉到似有无数股电流由头上直奔前后身,笼罩整体一下窜到脚下,就在这一刹那间,只觉“攸”一下子,非常迅猛,同时有一种“空洞无涯”,身心内外一片光明,通身透彻的感觉,自觉本身没有了,呼吸停止了。这时同宇宙融成一体,“天人合一”,时空观念也起了变化。很多人此时容易丢功,突然呼吸一停、一炸,因定力不够,自觉一惊,这一惊后念一动,便退出玄关境界。因此,进入玄关呼吸停止,不要害伯,进入玄关你不要管它,不能动念,稍微念头一动,它就消失,“念动牛惊”,你一动念它就跑了。在玄关里边没有法,你用任何功法,一用就错,动念就错,继续保持忘的境界,它就开。
  
  玄关开了以后如何用?用的办法是两个字——凝,静。要保持凝静,神要凝,心要稳定,要静,不要松散,它就起作用(“意识力”明显增强)。如果神不能凝,则玄关虽开也不起什么作用。经典上记载和老师传授说,开上玄关得明心见性,心要炼得一尘不染,心地明净了以后才能开。我的一位学生也练开了,他玄关开了后功力增长数倍,功能也大大提高。
  
  关于开下玄关的情况:
  
  旧说开下玄关(命功玄关),必须通过炼精化气,丹田气满了,一发动(“气发则成窍,机息则渺茫”),突然变化,下玄关开了。可我两次开下玄关,都是在身体衰弱到临近死亡边缘的时候,既没有精也没有气,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一练玄关就开了。初步总结出一个道理,上下玄关开与不开,它根本的一点,在于你“能不能放开(松开),能不能放下”,关键就在这里。松开指你的肉身,放下指你的精神。
  
  人的生命活动,与命门真火密切相关,命门火旺,生命活力旺盛,命门火一息,全身的生机整个全息了,修下玄关入手方法也即在此处,抓住这一点就行了。但也有从夹脊入手的,也有从脐内,脐下等入手的。入手虽在下,也要进入忘境,才能进入玄关境界,进入玄关后的要领与修性功玄关同。
  
  下玄关一开,百窍皆开。百窍开有两种解释,练玄关以后,内玄关里产生气,通开督脉和任脉。任督一通十二正经全通,即现在说的大周天通;我讲的不是这样,而是在玄关开的当时,正如张紫阳讲的“阴跷一动,百脉皆动”,这个地方一开,全身20条经脉同时开,它有立竿见影之效,而不是沿经循行。命功玄关开后,其内心感受如古人讲的“似施似翕,似漏似泄,似施似翕而未至于施翕,似漏似泄而未至于漏泄”,就是那么个景象。简言之,就是一种泄精的感觉而没有精液泄出来。开了下玄关后在外在上看变样了,“满面春风,一团和气”,脸色内原来的青、黄变成红润,全身暖洋洋的,如初春太阳,自觉由心里往外美,完全是由生理的变化导致心理上的变化,情绪无需调整,自生和气、正如古人讲的“烦恼无由更上心”,烦不起来,恼不起来.就是高兴,出现一种“法喜禅悦,真安妙乐”的生理变化。生理的变化已如前述,所患疾病立时全消,不是慢慢地好转,而是突变,一下于痊愈,一切症状全部消失。自觉体力、精力当即恢复。下玄关开后应注意的事情与修性功玄关同。即要心定神凝,否则气随神散,虽开玄关而不得玄关用。我曾访问过一些不练气功的男性,有人也曾有道似梦遗而未遗的体验,但并末感到有什么作用,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出现此景时应定心凝神,坚持“忘”字诀的缘故。
  
  开上、下玄关的关键,都是首先要入“忘”,但为什么入忘后或上开或下开呢?这是和开玄关前的功法有直接关系的。个人体会是:我在多次(不只两次)开下玄关前都是练的守下丹田(气穴)的功法;而在两次开上玄关时则正在参《坛经》的“三无”理法。
  
  这种上开的景象,在道家叫开玄关,在佛家则属于一种开悟现象。我虽两次开关但其效应皆未能长期保持。对开关(上关)的感受我曾和几位气功同道谈了,意在探讨,也曾向某师请教,答:此属真实定境。但对为何得而复失,以反应如何护持,则未作明确答复。后来读智者的《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五有一段关于失定的论述,或与此有关,今录之如下,以备参考。
  
  按:智者为天台宗之著名创始者,所著《释掸波罗蜜》卷五曰:失定有二种:一从外缘失。谓得定时不善用心,内外方便,中途违犯则退失禅定;复次,若行者当得定时,或向人说,或现定相,令他知觉,或卒有事缘相坏,如是等种种外事,于中不觉不识,障法既生,则便失定。若能将护。本得不失,障不得生,故名为得。二者约内论得失者,有6种法,能失禅定:⒈希望心;⒉疑心;⒊惊怖;⒋大喜;⒌重爱;⒍忧悔。未得禅有一,谓希望心。(未)入禅有四,谓疑、怖、喜、爱。出禅多有忧悔,此则能破定心令退失,皆通论此六,皆得在未入住出中,俱有此方法,能退失定。若能离此六法,即易得定,以不失故名得也。”
  
  我或因向人说,致上开之景得而复失,为戒来者,在后面“《坛经》传法及开悟之谜”一文及病例1中,又做了进一步的描述,以免得此景者心存疑惑。
  
      三、玄关之修炼方法
  
      修玄关,有顿、渐二法、根机(素质)利者可从顿法入手;根机钝者,要从渐修做起。下面介绍几种顿修方法:
  
  ①忘法
  古云:“无心是道”,无心,即无六尘缘影之心,此心既无则妙明真心自显,道家叫做“心死神活”,所谓摄心归一,即收摄六尘缘影之心使之归于一(一义为空)。所谓:“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即摄用归体。欲达无心在于忘心,即除去见闻觉知,不用聪明思虑,庄子说:“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即身心两忘),同于大道,此谓坐忘。”“如果不忘心,对境必著相”,“不知空本无空,无念之时正是孤明的心,保护孤明就是修禅最好的一着子。”(正果《禅宗大意》)
  道家南宗五祖白玉蟾在《玄关显秘论》中说:“……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按此系引谭峭语)。只此忘之一字,则是无物也。‘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尘埃?’其斯之谓乎?如能味此理,就于忘之一字上做功夫,可以入大道之渊微,夺自然之妙用,立丹基于顷刻,运造化于一身也。”可见不仅参掸可由忘字入手,修丹亦当由此入手。黄檗禅师说:“忘境尤易,忘心至难,人不敢忘心,怕落空无捞摸处,不知空本无空,惟一真法界耳。”“但自忘心同于法界,便得自在,此即是要节也。”
  金盖山人闵一得在《道藏续编》中对玄关之理、法、境界反复阐述,极尽情微,直指开玄关之法在一“忘”字,即“忘而又忘,玄关斯辟。”阴阳派丹法首重鼎器,清静派丹法首重玄关,一旦玄关得手,则丹基已立,向上修持,自可头头是道。  
  若迳能入忘自属捷径,如或未能则可由渐而至。1987年7月份的《气功》杂志上有一篇很好的文章,足资参考。即庞祝如《从三调到三忘》,现摘录如下:

  “众所周知,调身、调息、调心是练功的三要领,但三调仅仅是练功的入门阶段,最终达到身心统一和空化。这就是使三调进入‘忘身、忘息、忘心’的境界。不少练功者之所以久练收效不大,就是执守三调以为终点的缘故,三忘的过程首先是忘身,进而忘息,最后忘心。达到忘心才算进入真正的气功态。调心是排除杂念过程,以一念代万念,使能量集中于大脑额区,产生功能的质变,接通与机体内部的联系,这时体内各微细变化均可感知,是为入静。之后应逐渐冲淡意守的意念,直至完全消除意念。这样大脑功能的质变便由额区遍及整个大脑。进入高度协调和有序化的状态,是为入定。此时只觉心神寂静,空明澄澈,宛如明镜,浑同太虚,主观与客观融合—体,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这就是忘心。”按:此境界,既已忘心,即不可再起心,起心动念,此境界即消失而“出定”。在练功得此境界后,还可以有一定的残留效应,即不练功时亦可有空明宁静之感,杂念不生,应物不迷,对此应予注意护持。
  ②观法
  佛家有多种观法,这里所说的观法是指观心的方法。《心地观经》说:“三界之中,以心为主,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道家也说:“太上曰,吾自无始以来观心得道。”佛道两家都指出了观心的重要意义。但应如何观,则原则性的提示多具体方法少。这里有一段文字讲的很具体。可以参考:
  “观心之法即修持法,先要心平气和,放下万缘、尘事杂念一概放下。轻松自然,善事恶事都不思量。静观脑海里的念头,忽起忽灭,此念生起消灭,他念又起又灭,接续不停。如水波、水泡,生生灭灭,复归为水。妄念起时勿断除它,勿排斥它,勿执著它,勿随逐它而跟着思考下去,只管静心观察其生灭,毫不费力。妄念起时,一看不知去向,旋又复起,仍如是看,念若不起,只看着,久久纯熟,看到一念不生,即是入定,即与般若相应。观无明心,即是观真如心,观心性即是观无明心,何以故?真如即是念之体,念即真如之用故。观而得定即是真如三昧,为三昧之王,故名上定。观心,不念外境,故名无念行,一心不动,故名不动行,心无所缘,故名无相行,心不住境,故名无住行。用般若观照(即无为法观心)故名般若行。常修此行,则真心自现。”
  “初修禅定时、心绪繁乱,杂念丛生,只要内心把持‘平怀之心’,不起心动念,不遏止妄念,不追随妄念,自然地,妄念一起一灭,逐渐减少,渐趋于平静,直至妄念全无,即可入定。将入定时,自心会觉察到将进入某‘境地,有的觉得好似要昏迷过去,有的觉得好似陷入虚空中,不着地之感;有的会紧张。只要一敏感,心念一动马上又退出定,必须再接再厉进修下去,还是保持平怀之心,以无为入定,此定非有为法,心想入定即不入,起意动念即不入,是为寂静自入之无为大定。此法要多加磨练,使无为心境纯熟,即不患得患失,动静无碍,处事应物皆一心不乱,不离大定,斯可谓入道矣。达摩四句偈:‘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济公(指禅宗临济宗开祖义玄,非济公传之济公)偈曰:‘着意求真真转远,痴心断妄妄犹多,道工一种平怀处,明月清风影在波。’即是纯静不动,平怀处心,可以入道也。”
  
  “入道之后,只是个开端,虽然在日常生活起居造作之间,皆能保无为心境,不离大定,还需勤加修持无为禅定。因静坐时,其智慧与道果之增长,精纯度与速度,皆比平时来得快且大,故必勤修,以期证得无上智,无上菩提。”
  “持诵或默念佛菩萨名号,或咒语,或经文,持诵到专心一意心无旁念,即可入定,名为念佛三昧定。此三昧与修无为道之真如三昧完全一样,若无修禅定,只念诵时收心入定,这还不够。因其持诵是短暂的,不念诵时,即无定矣”(王豪《无为大禅定修持要领》)。
  以上所说皆属敲门砖(入门方便),若能顿悟则此方便亦无所用,正如张紫阳说:“心迷须假法照,心悟法更不要。”

  ③守中
  李道纯指出,玄关就是“中”。他说:“诸丹经皆不言正在何处者,何也?难形笔舌,亦说不得,故曰玄关。所以圣人只书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关明矣。所谓中者,……汝但于二六时中,举心动念处着功夫,玄关自然见也。见得玄关,药物、火候、运用、抽添,乃至脱胎神化,并不出此一窍。”(《中和集》卷三)可见“守中”一着是李道纯丹法的核心要诀。内丹之“中派”亦由此而来。
  在尹真人高弟《性命圭旨.元集》中,论守中要诀时说:“儒曰存心养性,道曰修心炼性,释曰明心见性。心性者,本体也。儒之执中者,执此本体之中也;道之守中者,守此本体之中也;释之空中者,空此本体之中也。本体之中,本洞然而空也。道之得一者,得此本体之一也;释之归一者,归此本体之一也;儒之一贯者,以此本体之一而贯之也。”又云:惟此本体,以其虚空无联,强名曰中;以其露出端倪,强名曰一。然而中即一之藏也,一即中之用也。天得此而天,地得此而地,人得此而人,而天地人之大道,原于此也。”即把三教大旨及天地人的本原都归结于“中”。本天道立人道,以人心合天心,则自符于中道而无背逆。丹经中说:“人心若与天心合,颠倒阴阳止片刻。”正言其功用奥妙。
  
  清.黄元吉亦以守中为一贯功夫。“昔论吾道,始终只是一‘中’字,始也守有形之中,以炼精化炁;终而守无形之中,以炼虚而合道。”又云:“吾道修为,除童体之精气神三宝无亏者,无须守中一着功夫,可直从河车搬运下手处。凡已漏之体,精气神三宝均已亏损者,则舍守中温养—法,以积精累气、复精聚气、固精养气,期返于童真体,用为修炼之本,别无二途可循。”此亦是单提一个中字,作为内炼修持,返老还童的惟一途径。
  
  《张三丰全集.道言浅近说》:“大道从中入门,所谓中字者,—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一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似守非守),此寻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慎幽独,自然性空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不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这是从脐下入手之说。张三丰指出:“凝神调息,只要心气平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渭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也。”
  ④念佛三味与开悟



测试1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3

帖子

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00: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l5 于 2019-11-28 18:49 编辑

  王松龄內丹實證                                                                 (2016-03-18 22:28:0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f95135a0102w62x.html
  著名气功学家王松龄认为姜宗坤老师是唯一道德之师,也是唯一打开玄关的人
  王松龄,我国当代著名气功学家,原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文献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气功研究会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海淀大学气功学院教授。
  王松龄教授幼年始学气功,初修佛家功,后复修道家性命之学,1956年由部队转业到青海省干部疗养院任气功医师,有多年气功临床的实践经验,是我国早期从事气功临床工作的前辈之一。
  王松龄先生学理精深,治学严谨。而且修证很高,他本人晚年入武当太乙铁松派,是武当太乙铁松派十三代掌门李兆生先生的师弟。
  王松龄有特异功能,见了姜老师后,说:“姜老师是他所见的唯一道德之师,也是唯一打开玄关窍的人”,但他仍然舍不得道家后天功的九转金丹。后来他到某一名山用功夫一层层往下看,回来就吐血了。说:“只有姜老师才能救我”,但已经晚了。从小修炼全真龙门内丹的王松龄老先生在1990年9月份发病,11月去世。
  
  
  
  一、静功修炼方法
  1.傻站法
  姿势:自然站立,不拘姿势。凡是练气功有要求的要领都不要,怎么舒服怎么站,轻松自然。双手可放在两侧裤兜或衣兜里,或重叠于小腹前。高血压者,两手自然下垂。双目垂帘,呼吸自然。运用意识:站好后,用意识找自身的中心(重心),使身体勿向前也勿向后,不偏左也不偏右。如觉脚尖吃力时,中心向后移,左脚吃力时,中心向右调整,总使身体保持平衡状态。由于身体重心时刻在变化,因此,意识也时刻不离自身,即“形神相守”、“心身合一”。这样很快就能入静,使全身舒通。当找到自身的平衡时,身体会有一种微微摆动的感觉,但不是自发动功状态,这时会觉得周身无一处在用力,有时突然觉得周身猛的一震,此为肾间动气(罴),亦称“肉震”;有时会觉得进入一种怡然自得之舒服感之境界,渐渐觉得空空荡荡,无人无我;时或忽觉眼前一片光明.一切皆忘,此时即达到了“身心意”合一,进入所谓的“气功态”,亦即进入意识之“中”的境界。古云:“元神出兮便收回,神返身中气自归。”由于神不离自身,自然可收到培补元气之功效。张三丰讲:“先找身中之中,后求不在身中之中。”待守形体之中练好了.进一步可练找意识之中。所谓意识之中,是指“前念已断,后念未起,了无分别时的中间那一段思维空白”。即前面的思维刚完,而后面的思维还未到来的那个时候,也就是在思维活动中什么念头都没有的空隙,此时即是意识里的“中”之境界。李道纯认为,天地有天地之中,人身有人身之中,守人身之中,以应天地之中;致人身之中,以合天地之中,此即天人合一。故日:释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自己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此儒家之中也;道曰念头不起谓之中,此道家之中也;《易》曰寂然不动,中之体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中之中,中到极点是个“空”,空而不空,即佛家讲的“非色非空”,进入这个境界,高级功便入门了。据传统理论,高层次的修炼,无论道、佛,最终炼的是“神”,练出来是意识的力量,佛家称“心力”,是大脑的力量。不管什么功法,最终都属于对大脑的训练。所谓“顿法”,就是直接训练大脑;所谓“渐法”,是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最后练到这里。所谓特异功能,也是大脑的功能。找意识之中的修法,取站、坐、卧式均可,姿势无关紧要。
  收功:不想练了,睁开眼睛即可。或搓手、摸面、梳头、叩齿、咽津,自我导引后收功亦可。每次练功时间长短不限,环境安静与否不拘,想练就练,愿停即停,任其自然。

  【高血压者练法】
  在找身体中心的同时,注意一下双脚涌泉穴(足心),体会涌泉穴有温热感,或有向外排泄寒、湿浊气感觉时,要守住这种感觉,意念不可过重,要似守非守、勿忘勿助的体会这种感觉,这时血压便已开始下降。久久练习,血压便渐渐恢复到正常。笔者通过对千余例高血压患者的观察证明,修炼此法治疗高血压病,有效率达95%以上。一般每天坚持练功二三次,每次20一40分钟,经1—4周,血压多可恢复到正常水平。此法有调整阴阳使之平衡作用,属于治本之法,远期疗效甚佳。练功中如出现较明显的自发外动,可以双手拇指掐住无名指根部,稍用力即可止动。无名指根部属子位,又名风窍,此法古称“握固”,据实践经验证明确有固气、镇惊、止动作用。如练功中突然受惊,立即用力一掐,可使心神稳定、气机不乱。(凌波按:在古书中叫安神诀,闵一得也力主此诀可用。但要注意的是此诀可使得邪气外泄为难,若修炼的是排毒的,请勿使用此种手印。)

  2.傻坐法:
  老子倡“抱一无离”,庄子言“守一处和”,“神将守形,形乃长生”。《西升经》说:“丹书万卷,不如守一”,《太平经》:“人有一身与精神常合并也。常合即吉,去则凶。无精神则死,有精神则生,常合即为一,可以长存也。常患精神离散,不聚于身中,反令使随人念而推行也,故圣人教其守一,言当守一身也,念而不休,精神自来,莫不相应,百病自除,此即长生久视之符也。”“守一之法,老而更少,发白更黑,齿落更生。守之一月增寿一年,……依次而增之.,”此法古称“守一法”.
  具体练法如下:姿势:随意坐下,或盘坐或平坐,平坐时要脚踏实地,不拘姿势.病重者或体弱者亦可靠在沙发或椅背上,舒适自在。双手可结印(详清静功),亦可随意放在两大腿上,掌心朝下。双目垂帘,呼吸自然。运用意识:意守全身,即“守一”。形体放松后,用意识体会自身感觉,将自己的神和肉体结合成一体.但不可着意分辨前、后、左、右、上、下、内、外,一分辨即着相.只将意识放在自身,使意识(注意力)和身体整个相合,这叫“形神相守”,也叫“三家相见”(身心意为三家)。此法亦称“意守全身法”,吾师名曰“傻坐”,你只要带三分傻气去练功,很快就出功夫。初练气功最难入手的是入静,将意识注于自身.体会全身气感,是有效的诱导入静之办法。初练功得气时自觉身体局部有麻、胀或热、凉等感觉.继之气通周身.并有流动感。有时会有疼痛感等气冲病灶反应,均属正常现象,或时有肾间动炁(肉震)。用心体会.渐渐便可达到“心身意”合一的“入静态”,进入浑浑沌沌的“万念归一,一灵独照”的“空”境。存此基础上继续努力修炼,便可进入高级气功态.即“一意归中,一念不存”的“虚”境,亦称之为“入定”态。《庄子》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修炼到这种程度,自然可得气充神旺、身安病除之功效。正如《内经》说:“恬憺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日常生活中,人们的思维活动所想的大都是身外的人、事、物,很少有人平时常想到自己身体,所以神总是外驰的,由于神常驰于外,体内的气便向外耗散.“气聚则生.气散则死”,当机体内气耗尽了,人的生命便终止了。将神收回来,使“神与身合”,让精神与肉体合一.时刻注意到自身,气便随之回到体内.使内气巩固。研究证明,意守丹田时,那地方发热,血流集中,肌电富集。新陈代谢旺盛。生理功能得到强化。意守全身.使全身的生理功能得到加强,机体各系统经过自我调整,使其功能都达高度自稳状态,疾病自然痊愈,智慧亦同时得到开发。修守一法,其要领是精神专一,意念要轻,意念过重可致头昏、头胀或头痛,要似守非守,勿忘勿助,不即不离。杂念出现,勿排除它、勿跟随它走下去,只因势利导,古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当发觉(知道)是杂念的时候,杂念自然消退。此法可随时随地修炼,时间长短不限,环境安静与否不拘,可在室内或室外,可在办公室利用空闲时间,亦可在乘车、乘船、乘飞机、看戏、看电视过程中,意识一到即可练功。照此法修炼,永无偏差和流弊。因方法简便易行,且效果显著,尤其适宜慢性病患者和劳心者养生与康复修炼。
  收功:不想练了.睁开眼睛.起身活动即可。亦可行自我按摩、导引后收功。

  3.庄子心斋法
  庄子论修道入手有心斋、坐忘二法,《庄子•内篇•人间世》:“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惟道集虚。虚者,心斋也。”这是假借孔子之口,申心斋之法。“若一志”即“用志不分”,精神专注。由耳听呼吸之音,到感觉呼吸运动,即听之以心,渐达心息相依.而渐渐进入浑浑沌沌之心斋境界。
  所谓心斋法,就是听自己呼吸之气。初下手时,只用耳根,不用意识,不是以这个念头代替那个念头,更不是专心死守鼻窍或肺窍,也不是听鼻中有什么声音,而只要自己觉得一呼一吸的下落,勿让它瞒过,就算对了。至于呼吸的快慢、粗细、深浅等,皆任其自然变化,不用意识去支配它,这就是“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这样继续听下去,达到神气合一,杂念全无,连呼吸也忘记了,即达到“听之以气”了。渐渐进入浑浑沌沌的境界,心的知觉已不起作用,所以说:“听止于耳,心止于符”,“符”作神解。此时精神状态进入虚的境界,即达“心斋”了。(这一段基本上是陈撄宁先生的注解,可以参考。前面说的听呼吸运动作不得数,并不是要你去听呼吸,只是听会呼吸这个人之本能,自然返朴归真。)
  行心斋之法,可坐可卧,可随时随地练习。这也是培补元气的办法,是从有为入手达无为境界的修炼方法。适于各种慢性病人康复和劳心者消除脑力疲劳修炼,尤其对失眠症,可收立竿见影之效。当忘听忘息后,渐渐地入于睡乡,则是神经得到静养和神经衰弱恢复健康过程最有效的时候。睡醒后可从头再做听息,还可以安然入睡。此法安全、速效,毫无流弊。而且与《内经》之“阳入于阴”理论相符。
  收功:不想练了,睁眼起身即可,或行自我按摩导引后收功亦可。

  4.庄子坐忘法(补肾健脑法)
  何为坐忘?《庄子》:“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坐忘者,外忘其身,内忘其心。大通,义大道,能坐忘即合于大道。按道家修炼,亟重去知、坐忘一着。唐•司马承桢撰有专论《坐忘论》一卷。盖欲修大道首当无心,故有“无心是道”之说。无心,指无“六尘缘影之心”,此心即无,则妙明真心自显,又称“心死神活”。如此始“同于大通”。欲达无心,在于忘心,即除去见闻觉知,不用聪明思虑。宋•白玉蟾《玄关显秘论》说:“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只此忘之一字,则是无物也,‘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尘埃?’其斯之谓乎?如能味此理,就于忘之一字上做功夫,可以入大道之渊微,夺自然之妙用;立丹基于倾刻,运造化于一身也。”黄檗禅师说:“忘境尤易,忘心至难。人不敢忘心,怕落空无捞摸处,不知空本无空,惟一真法界耳。”“但自忘心,同于法界,便得自在,此即是要节也”(《传心法要》)。可见佛道两家皆极重视坐忘之法。今之练气功者,于进入浑沌坐忘之境界时,多忽然惊觉,而以忘掉意守为非,盖不知坐忘之妙也。
  庄子坐忘之法,首见于王松龄教授公开传授。此法在庄子书中虽未尽露,但《庄子•齐物论》已述其大端。所谓坐忘,已明显指出其姿势非站、非卧而为坐。此坐式非跏趺亦非平坐,而是“隐机而坐”。《齐物论》:“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答焉似丧其耦。颜成子游侍立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隐,伏也,释俯伏。旧多释凭、倚、靠、非。机,通几,指几案。《外篇•知北游》:“神农隐几,台户昼瞑。”瞑,即睡。盖神农伏于几案,其状似睡.但非一般之睡.否则.何不卧床而睡?“仰天而嘘”,俯伏即久,“收功”时自然当应如此。答焉,欧阳景贤《庄子释译》说:“答,或可解作坍、瘫。”其耦,司马彪说:“耦;身也。身与神为耦。”俞樾说:“丧其耦,即下文吾丧我也。”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即身心寂然,两忘之义。司马承桢说:“坐忘者,长生之基也。《庄子》曰‘宇泰定,发乎天光’。宇者心也.天光者慧照也。先定其心,则慧照内发,照允万境,虚忘而融心于寂寥,是之谓坐忘焉。”
  具体练功方法如下:
  姿势:伏案式,即趴在桌子上。先宽衣解带.自然平坐在椅子上,双脚平放地上.两臂交叠或互穿于袖内,或双掌重叠,曲肱伏于几(桌、案)上,枕以前额,颌稍内收,颈稍挺(后凸)。前额与双臂(掌)之间亦可加一海棉垫。坐好后,臀稍后移,(注意此点)以使胸腹部空松,不受挤压。
  练此功法浑然入忘后可出现全身松瘫现象,即极度放松状态,如取其他坐式,则难于保持姿势,甚至可突然倾倒,故必须“隐几”而坐。
  姿势摆好后,长呼一口气,使气沉丹田(位脐后肾前,前七后三稍下处_)。放松腹部,然后自然呼吸,不用调息,无须意守,只将身心放松,如疲极欲息,如初释重负。意、气下沉后即不再管它,即迳入忘。
  其要领(即口诀):“松、沉、忘”三字,重在忘字。如不能很快入静,可每于呼气时默念“松沉忘”,反复暗示,便可渐入忘境。
  初学者或陷于昏沉,或径入睡.皆任其自然,坚持修炼,阳气渐充,即无睡意,或醒后继续练功,亦不会再睡。“心神沉而阳气生”,此法对阳虚、阴阳两虚或阴阳偏盛者均有明显的调整作用。
  如值冬春季节,久病或高龄阳虚证者,每日上午在阳光充足之静室,背向太阳伏身坐忘,则可获补虚生阳、健脑益智之功。吾师称之为“负暄”或“曝背”。
  练此法后,会觉得头脑清醒、手足发胀、口干舌燥,间有肠鸣矢气等反应,此属正常。临床实践证明,照此法修炼,有补肾生阳,增强机体免疫力的作用,练功后头脑清新、精力充沛,有显著增强记忆力和迅速消除心身疲劳之功效;同时有开胃健脾,促进胃肠蠕动作用,能增进食欲,帮助消化,解除便秘。许多高龄老人练功后出现生理功能的逆转,如发白变黑、眉落重生以及性功能增强或恢复等生物学年龄下降的还童反应;有些人练功后出现透视、遥视等特异功能;还有些人灵感思维得到强化,智慧大开。充分证明此法对调动人体潜在本能卓有成效。
  此功法之作用还有:
  (1)调整气脉使之平衡,收效甚速;
  (2)收下颏、挺后颈,亦称“闭任开督”,有利于任督循环。因挺后颈将督脉抻开,收下颏则使原属上行之任脉气机下降。此式在藏密及瑜伽中称“颔压结喉”,其作用有利于入静、入忘;
  (3)此法重要作用之一为“生阳”,即生理上性机能的恢复和增强。而这正是古今中外研究抗衰老、“返老还童”者公认之重要指征。因此,对阳萎等性机能衰退的治疗效果甚佳;
  (4)有显著的返老还童作用。年老而修内丹者,可以此作为“种药”之法。修庄子纯素之道着,可由此而达“心斋”、“虚室生白”之境界。在道家过去这属不传之秘.它还有更进一层的含意,叫作“炼津成精”.练功后上边反应是口干舌燥,口水少了;下边获得精水旺盛。有生精补脑之效。练此功法其作用大小,取决于练功之程度。修此法,练功时间长短不限,环境安静与否不拘。可从数分钟至数十分钟练起.但须持之以恒.功效方显,经多年临床观察,此法尤适宜知识分子实践,被称之为“文人养生法”。
  收功:收功时仰天嘘气一二次,举臂伸腰或搓手摸面.睁开双眼,稍事活动即可。

  注意事项:
  (1)此法宜饭前修炼,切忌饱食后练功,如已进食.须过二三小时后再练此功;
  (2)练功前宽衣解带.饮白水1杯,以解练功后出现的口干舌燥;
  (3)高龄人或久病、重病患者(尤其癌症、肾病、糖尿病、重症心脑血管病)练此功治疗期间须禁忌房事,才能确保疗效;中年人练此功宜适当节欲,功效方显;
  (4)如坐式不对,胸腹部未能放松,练功后有小腹胀气或微痛反应,无须介意,矢气即解。几点说明:
  (1)关于放松问题。所谓放松,要注意体会这个“放”字,即放下、放开之意。用意要轻,不要“用力”放松。行放松时,精神上要轻松活泼.切忌执著。执著即紧张、僵硬、死板。故所谓放松即松开、放下。如执意于放松.反成紧张。放松时.先松身,后松心。松身时,可由头皮、颜面、颈项、胸背、腹背、上肢、下肢直到脚趾,由上而下,由内而外,逐一观照,检查,逐步放松,三五次后,再由脚趾向上逐一观照(即注意到)。随即忘掉,此谓“由上往下松,由下往上扔”,扔到头皮即放空,随即转入松心,将心:念放开,消除大脑思维活动之紧张状态。松心同样要轻松自然、毫不紧张、勉强生硬的,从意识中放开。要“头头放下”,最后连放松的意识也扔掉,然后转入“沉”、“忘”。这里讲放松似乎很繁琐,实际熟练后念到即是,很快即可完成全过程,无须“泥象执杖”过于刻板。松身后.全身关节可有润滑感,非常灵活、轻松;松心后,可感到头脑明晰,神清气爽。
  (2)关于忘的问题。昏沉、散乱为初练静功者首先遇到的问题。散乱指杂念、游思。杂念起于攀援;游思来于不觉;杂念多以语言为背景;游思多以形象为背景。修炼庄子坐忘法对这个问题采取放开的态度,不勉强去控制它。将身心松开、放下后,即使还有些杂念、游思也不再管它。至于昏沉,在练此功初期不可避免,也无须避免。

  因为庄子坐忘法重要之作用之一即生阳,而生阳的办法即在于入忘,而入忘当然要“泯去明觉”。正如《伍柳仙宗》中所说:“浑然而定静,以双忘而待动”,“当凝神之时,内念不出,外念不有,空空荡荡,不著不滞。回光返照,既照则忘形忘意,但用意即是不忘;但忘即不能以意照之。心无不存之谓照,欲无不净之谓忘。忘与照一而二,二而一。当忘之时,其心湛然未尝不照;当照之时,纤毫不立未尝不忘。忘照纯一,浑然定静,天地人我莫知所之。”既然“天地人我莫知所之”岂不易陷昏沉?盖练功初期,当侧重于忘,不要着意于照,不要怕昏沉,只有经过相当时间坚持锻炼.才能达到忘而不忘,忘照纯一的境界。总之.松、忘都要通过不断练功而逐步深化,不能希望初练即完全达到要求。根据不同年龄、素质,进度各异。有人开始放松即可入忘,出现生阳现象,青壮年在进入忘境时.生殖器甚至会以异常速度突然勃起;也有人要经过相当时间练功,始有阳生现象,迟早各自不同。在入忘后,不知不觉会出现“咯噔”一下,全身一震.这是身心彻底放松的反应,称“肉震”或“肾间动炁”,属正常反应。一般在阳生后,练功者多自动退出忘境.恢复明觉。所谓“时至神知”,这时最好继续保持静、忘.以待其勃起充分,如已充分即可于恍惚(此指不要著意分别,不要胡思乱想)中接行采炼之功,即所谓“动则恍惚应”也。我的体会:这个坐忘功我自己炼了很长的时间,颇有些心得,因为我有脾胃病,每次炼完后总是嗳气频频,但是倍觉舒爽。在老年人炼此功,一定要注意在前臂与桌子之间稍垫一些软布,不然压迫时间过长,而老年人血运本是不畅,易致血栓。功夫一路做过去,每次玄关发动之时多在半小时左右,时间非常准确,久坐有禅,乃历炼之得之语,各位多加体会。对于阳气发动,而有退出忘境,可以续以忘诀,不必武文催炼。
  5.存思——自我想象力的超常作用存思,亦称存想、观想、冥想,是修炼者按照预定程式,致精专思某一特定的人、物、事理的一种方法。此属修炼法中之一大部门,为中国道、佛、医以及印度瑜伽等诸多功派所采用。修炼者通过存思,可生起种种不可思义之功用(神通、特异功能)。《云笈七签》卷四十三《存思》中说:“修身济物,要在存思,存思不精,漫澜无感.感应由精,精必有见,见妙如图,识解超进.神气坚明,业行无倦。”存思之对象或为现实之事物,或为高深之哲理,或存属虚构之景象。其内容丰富,功用多端,在道、佛典籍中对此多有记述.并视为修至道、求长生、证涅檠、祛百病之要诀。

  试略述于后:
  (1)对人、神的存思在道家有存思身神及贤人之法,如《太平经》:“是故思神致神,思真致真,思仙致仙,思智致智。圣人精思贤人.致贤人之神来佑之;思邪,致愚人之鬼来惑之。人可思念,皆有可致,在可思者优劣而已。”在《黄庭经》等经典中,更多记有存思身神之法。在道家典籍中对存思方法及其功用描述最详而具代表性的著作,当推陶弘景《登真隐诀》所记之“存思明堂法"。
  此法为:以两眉中间入内一寸为明堂,存思在明堂内有神居处,左为明童真君,名玄阳,字少青,男身;右有明女真君,名微明,字少元,女身;中为明镜神君,名照精,字四明,男身。此三君皆穿锦衣,系绿色腰带。每人腰间各带四只赤色玉铃,口衔赤玉镜之鼻,镜面向外。铃、镜之声彻九宫,光照内外。此三君皆形如初生之婴儿,全身金光玉色,白天面向外,夜间面向中。如此存思清楚,然后呼三君名字,叩齿九通。修炼者如有所畏惧.即存想三君各以手摇铃,觉耳闻其声,玉镜也放出万丈光芒,如此存想可却除恐惧;在饥渴时,则存思三君口吐赤气,灌入己口,吸而咽之,以饱为度;夜行不见路,则存思三君口吐火光,在前照耀,路即朗朗可见;如行凶险处,或处危难之中、刀兵之地,则存思三君振铃发光以辟之;疾病危重而求生存者,则仰卧握固,闭气冥目、逆心,存思左日右月在明堂中.并存三君向外长跪,口吐赤气,匝绕全身,同时微咽此气无数。继存思赤气化为火光,此火烧透全身,骨肉如燃炭,谓之“日月炼形”。每晚睡前如此存想.可以延年益寿。平时如此存想.可使颜色返少.色如童子。每早起则咽津30次.以手拭面,摩目,咽津时存想津液亦为赤色。
  由上述可知.仅存思明堂之神一法,即可起到却除恐惧。思渴得饮,思饥得食.夜间照明,却恶辟兵,命危得生,还童延年等作用。在佛家典籍中,对这种方法也有大量记载,如《般若三昧经》中说:“心作佛,心自见”.“欲见佛即见,见即问,问即报。”这个通过致精专思、凭空想象出来的佛,自己可以见到.而且能对话!
  再如《坐禅三昧法门经》:“若初习行人,将至佛像所,或教令自往谛观佛像相好,相相明了,一心忆持,还至静处,心眼观佛像,令意不转,系念在像,不令他念,他念摄之,令常在像。”这是说初学观想佛像的人,可以先到佛像前仔细观看,看清楚后,回至静处继续回想。另,《经》中对佛的相好内容也有具体规定,由头至足共80种,学者要以规定内容进行观想。
  观想成形后,有什么作用呢?《坐禅三昧经》:“专心念(念诵、想念)佛,不令外念,外念诸缘,摄之令还。如是不乱,是时便得见一佛二:佛,乃至十方无量世界诸佛色身,以心想故,皆得见之。既得见佛.又闻说法言,或自请问,佛为说法,解诸疑网,致得佛念。当复念佛功德法身.无量深慧,无崖底智,不可计德。”这个想出来的佛.能够说法,能够解答问题。这是“诸佛色身”,即有形象之佛,进一步还要观佛无形象的法身。
  至于密宗之观想本尊、上师则求与本尊、上师相互融摄.与其功德相应。(这个很危险,因为可能是阴神,反而有可能入歧途)如上所述,道、佛两家虽有众多存思身神、佛、本尊等法,但其所观想之形相,多系凭主观想象而成,非客观实有。但此形象一旦观想成功,即可发生种种作用。(不错)凡此观相,皆初观粗相,继观细相,要观到活灵活现,栩栩如生,闭目开目皆可见之程度。有相修持至此已告成功,但还要继续深入,转入无相。例如,密宗认为有相为因,无相为果,如观想本尊时,由观而生起,至不待观而恒现,继引入清净而达寂然无相。显宗则由观佛之有相色身,进至观佛之无相法身。
  (2)对物的存思《抱朴子•内篇》“又思化七星北斗,以魁复其头,以罡指前。”在存思物的方法中,或取现实物象,如落日、月轮、星斗、莲花、大海等;或全凭虚构,如咒轮、光环、各色光气、拙火等。在佛家十遍处修法中,先单取一种物象,观想成形后,继想此象遍处一切处,成为唯一的存在而生起超常的特定作用。如《清净道论》所记修地遍处法:先取恒河之泥及如黎明色之土作“遍”(即坛,又称曼陀罗),遍如一掌大,置面前,眼半睁而视,并默念“巴脱维,巴脱维”(即地、地)。以后或开目而视或闭目观想,何时达到闭眼也能清楚地看到地遍的存在,即可去之不用,此谓“取相生起”。再进一步得“似相”,这种似相显得极其清净,此时心已得定,当保持之。据说修地遍成功,可视水上或空中为地,因而可以行于水面或空中。此外尚有水、火、风、青、黄、赤、自、光明、虚空等遍,各有殊胜作用。修十遍等方法,其真实效果如何,虽尚乏验证,但我们取初升太阳及满月之相,用于医疗(自疗及他疗)则已证明有效。
  (3)对事理的存思佛家观四谛,观十二因缘,观四无量心,以及一心三观等,皆属存思事理之法。所谓“如理作意”,“与理冥合”,即冥想某种道理,自我身心与此理冥合,而获得殊胜成就。如佛经所记声闻、缘觉乘人观四谛、十二因缘之理,证阿罗汉、辟支佛果等。我们试行观想本原之理,亦出现身心反应。存思之对象可分为内、外、不内不外3种,各有不同的作用。内,指内视、内景,《抱朴子•内篇•遐览》著录有《内视经》,《真诰•协昌期第一》说:“坐,常欲闭目内视,存见五脏,肠胃。久行之,自得分明了了也。”道家存思身神之法即多属内视法。密宗除内视脉轮外,其最典型者,为内视拙火之法。修拙火定者,在修宝瓶气的基础上,内视脐下四指处有一棕红色半个阿字,有热感,此热逐渐炽盛,充满……此法修成后,体内可产生极高热量,甚至可发出火焰;外,即存思身外事物,如修十遍处,观佛像,观本尊等;至于观理,则属不内不外之法。
  美国整形外科医生M•S•马尔兹著有《你的潜能》一书,提出了“自我意象心理学”问题。马尔兹记述了很多“自我意象”的超常作用,其实这就是气功中“存思”法的不同应用和发展。例如《你的潜能》记述说:“一组学生在20天内,每天练习实际投篮,把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成绩记录下来;第二组学生也记录下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成绩,但在此期间不作任何练习;、第三组学生记录下第一天的成绩,然后每天花20分钟做想象中的投篮,如果投不中时,便在想象中做相应的纠正。第一组每天实际练习20分钟,进球率增加24%;第二组没有练习,也就毫无进步;第三组经过想象的练习,进球率增加了23%。说明通过用意念想象的训练,也可获得类似实际训练的效果。但这还仅是一种短时间的想象,如长时间坚持.还可出现更惊人的作用。
  如美国作家希尔运用类似佛家观上师、道家思贤人的方法,对他所崇拜的9位伟人进行观想.几个月后,观想成功,出现了“见即问,问即报”的效应。他首先对这9位伟人的生平事迹进行详细了解,然后进行想象实验,有如下一段记述:“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我每晚和这一群人举行想象式的会议.并称他们做看不见的顾问,……每天晚上在睡觉之前.我会闭上眼睛,在想象中看见这一群人在会议桌旁和我坐在一起。我的目的在于再造我自己的品格,使这品格成为我想象中的顾问们的性格的合成物。……想象会议实行了几个月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这些想象中的人物几乎都变成了真实的人。这9个人中,每个人均养成了个人的特性,使我惊讶不已。”最后奇迹出现了,这些看不见的顾问,以个人的伟大品性和知识感诲了希尔。希尔在生活和工作中碰到的任何难题,只要带到“晚会”上请教有关“顾问”,他们都能准确有效地给予解答。这时希尔发现自己有了超常的能力和灵感。他说:“在我与看不见的顾问会议期间,我发现我的心灵最易接受通过第六感(直觉)来到的意念、思想和知识。在数十场合,我面临着紧急事件,其中数次严重到了危害我生命的程度,但我都是凭借着我的看不见的顾问们的影响力,使我奇迹般地通过了这些难关。”
  ①①鲁文《亦谈马尔兹医生》载《气功与科学》1989.7,11~12页。
  各种宗教的信徒.多有向自己所崇拜的佛、上帝、真主、梵天、菩萨、玉皇大帝、财神、门神等进行祷告之举。虔诚的祷告者.往往会向人们证明说,他所信仰的神确有灵验j相信这些宗教徒不会说谎.而所谓的灵验也可能有部分是真实的。但那是神的作用.还是自己存思的作用?由于对存思作用的探讨,初步认为:祷告有验问题,似不应由神学角度去理解,而应由科学~脑科学的角度去研究。存思,不仅能解决如上述之种种问题,而且能够对客观物质发生作用。现代关于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发现:特异致动、特异书写、实破空间障碍(搬运等)等超常作用,莫不由存思而致。即特异功能者皆通过在自已意识中存思而起作用。存思,是一种思维活动,本属精神范畴,但通过一定的修持(或自发)则能具有物质力量,大概这也可以作为“精神变物质”说的又一佐证吧!当然,存思亦不是简单地化精神为物质,而是使精神具有物质力量,或者说是精神的物质化。
  存思的要领在于:①松静冥想;②致精专一;③细致入微;④持之以恒。
  如上所述,存思是开发人体潜能的一种特殊的、有效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值得深入进行研究。

  6.清静功(空丹,光丹)
  清静功属于中乘功法(中级功),是一种直接入静的方法,入手较难,一旦入了门,进步很快。其作用大,疗效高,出功能快,不会出偏差。是一种很适宜劳心者养生保健和慢性疾病患者康复以及知识分子智力开发的方法,对阴虚火逆者更为适宜。所谓阴虚、火逆的表现是怕热、失眠、多梦、烦躁不安、五心出汗、盗汗、头昏不清、手足微热、小便每觉余滴未尽、自觉头重脚轻、两腿酸软、乏力等。
  姿势:平坐或盘坐(双盘、单盘、散盘均可)。手结“定印”,即两手重叠手心向上,两拇指尖轻轻相接,放于小腹前,佛家右手在上叫“三昧印”、“等持印”,左手在上叫“弥陀印”;道家讲男左手在上,女右手在上。定印适于阳虚者,即面色咣白,气虚、怕冷者。或结“太极印”,即两手虎口交叉,右手拇指贴在左手内劳宫穴(手心),手心朝下放于小腹前或两腿间。太极印适于阴虚者。放松身心,轻松愉快地坐着。
  双目垂帘。
  观想法:又名“感摄法”,佛家天台宗之大、小止观也属这种方法,密宗修脉轮的炼法亦以此为主。坐好之后,随意长呼二、三口气(鼻吸口呼),以使脏腑放松,呼气后,即不再管呼吸,一任自然。
  观想有3种方法:
  (1)高血压者观法:如白天练功,两眼微微闭合,如晚上练功,因易致昏睡,两眼可稍留点缝。用意识透过眼帘从45°的角度向着两膝之间默默地“观”着那一片地方,即所谓观“牛眠之地”。观时勿集中在那一点上。在观牛眠地当中,虽然那里空无一物,也不去管它,在意识集中之下,它会自然地反应出脏腑气脉的盛衰情况,这些情况大约分为青、赤、黄、白、黑5种颜色,这些颜色是脏腑气脉反应的“幻景”。
  初练功观照,开始眼前是一一片漆黑,不去管它。这个功法不是练气,练的是神。逐渐眼前就会发白,一般多先观见蒙蒙如雾的白色,或如满天星光闪动,或如萤光,或似闪电之光,而又会时时变幻,对这些反应一律不理,不要去注意它。随着入静的深入,光便会逐渐旺盛,逐渐形成到稳定的白光或金光,对出现以上各色光仍一概不去理它。观见的五色光中,以白光为纯正的颜色,坚持锻炼,各种颜色退尽,只见白光,其强度由蒙蒙如雾的景象逐渐进步到如月光皎洁的白光,仿佛中秋明月悬照面前。把意识集中与这白光合而为一,则会自觉如皓月当空,遍体清凉,烦躁去尽,这时便接近“清静境界”了。继续修炼,则光与身合,全身化光坐忘,即旧说“不知身在何许”的清静境界,以此养生、祛病与延年即有把握了。
  观照中,念头千万不可去追求“有光”,对出现的各种光色,切不可着意分辨,只采取一概不管它的态度就算对了,始终平淡、轻松地观着牛眠之地。观照过程中,意念不可过重,要似观非观,勿忘勿助地淡淡地观着,这点十分重要。观光过程中.在最初第1个阶段,任它如阿变幻,不可理睬,逐渐五色退尽,只见一团或一片白光或金光,洋洋滟滟悬照当前,这时已进步到第2阶段了。此时如果观见白光中有杂色光出现,影响入静(不影响入静仍不去管它),则可用“吹”字诀退去杂色,撮口抵舌轻轻向它一吹,杂色化去,仍然只存白光。但吹法不可多用,一般不超过3次。但见到纯蓝色光并十分艳丽或颜色鲜明的紫光不要吹。杂光散去,仍保持一心不动,注意力不要随光的变化转,无论它如何变化,就当没看到它,只默默地观着牛眠地。口诀:“光即是我,我即是光”;“光我不二.我光一如”。
  观见自雾后,思想也容易开小差,最易生分别心,此时应作“光即是我,我即是光”的念头来观,以收拾杂念,即所谓治心的方法;光色明朗,有似皓月,这时宜作“光我不二,我光一如”的念头,用以收光内敛丹田,则光即与身体合一,融合一起,令全身皆忘而化光,进入真正的清静境界,亦即旧说“色心兼治”的方法。
  (2)血压正常者或血压偏低者练功,可观想在印堂前约一尺左右的地方虚悬一直径约寸许的白色光环,有了印象后,将意识(注意力)放在光环里边就不再去管它了,似有似无地默默观着,亦能逐渐出现光。没有光也不要去追求,只将意识放到那里,炼心的定力。有光者,待光稳定了,在眼前清清楚楚,并且光色较纯,这时要把念头与光合而为一,可默念口诀“光即是我.我即是光”,来收拾杂念。当光色明朗有如皓月,宜作“光我不二,我光一如”的口诀,反复暗示,把身体和意识全忘掉,“外忘其身,内忘其心”,光与身体合而为一,化光坐忘。此时自觉遍体清凉、通体光明、空无一物,不知身在何处,唯觉像一轮明月,恬静生辉。如果虽反复暗示“光我不二,我光一如”,仍然我是我,光是光,不能光我合一,则可用意向玉枕(后脑)一看,随即放弃,可较快与光相合,而进入忘我境界。亦可用回光返照法。未全化光的地方,用意识引光去一照,即会照头忘头,照身忘身,照手足忘手足,最后全身化光。
  (3)亦可采用直接观想明月法入手,即在农历月十五或十六日,当月光圆满皎洁时,“举头望明月”,数秒钟或一二分钟即可,随即闭目想象明月之光色,有了印象后,在练功时即利用此印象于“牛眠之地”或眼前一尺的地方观照.亦可有前述境界的出现。注意用意要轻,似有意似无意的静静观着,余同前述。望明月法只用1次。

  其余几种练法:
  ①色心兼治法.即性命双修的一种方法。光已炼成,将意识放于光之中心,使之逐渐缩小如鸡蛋或如豆状,用意由肚脐将光引入黄庭(脐内体腔中央),默默观照.小腹便呈现一光团。这样可起健身作用.单纯炼光可有治疗作用及开发潜能作用,而健身作用较小,将光放在丹田(黄庭)里,就激发了丹田的真气,而加强了健身作用.故称色(身)心兼治法。(年轻人不宜此法,还是收功时放光全身为宜)
  ②光照全身法,收功前将光缩小,引入丹田。稍定.然后用意普行分光.照遍脏腑一次,当先照上焦心肺,次照中焦脾胃,再照下焦肝肾,既照五脏.六腑也同时照到了,照毕仍收回丹田,稍定.收功。
  ③分光治病法,先将光缩小收入丹田,然后再转照病灶。
  ④性光收放法,当此功练至光已圆满、稳定,可随意指挥时,可进一步练习收放法。收则“细入微尘”;放则“弥于宇宙”。收时可迳缩小收入丹田;放时可呈波浪式逐步向宇宙空间扩大。

  收功:
  ①在练功的第1阶段,光未稳定,或已稳定合一,收功时意念一动,将意散开,光即消失.然后搓手摸面再睁眼起坐.稍事活动即可。
  ②收功前光已稳定悬于体外,可由脐收入丹田后再收功。

  注意事项:
  ①每次练功时间长短可自行掌握,以舒适自然为度,既不可强制硬练,亦不可放任自流及一曝十寒。每次可练20一30分钟逐步到30一40分钟或更长些,随功夫提高而自延长。
  ②困倦时不要勉强练功。
  ③血压过低者勿练此功。
  ④光来后切勿起欢喜心;光没来不要起追求心,愈追求光愈不来.有光后不可心随景转,心不动则光会愈强。
  ⑤在练功中可能会出现山河大地、人物鸟兽等幻景,对景应不喜、不惧,一概不理踩它,如幻景反复出现.影响入静,可用吹字诀消除之。
  ⑥观牛眠地法、观光环法、观明月法只能选定一种,不要交叉去练.如用观光环法头部有不适感.可改观牛眠地法。
  ⑦练功期间应严格节制性生活。如练此功为了治病,则病未愈应禁忌性生活。

  几点说明:
  ①此功所谓“空丹”,意为在体外空中炼成,所炼之光达到常在不灭为丹成,因此,亦称“光丹”。
  ②此功所以属于中乘功法是因为①超越炼气阶段而迳由炼神入手,一旦炼成,不易退失;②虽迳炼神,但仍要观光、炼光,故仍属“有相修持”,而非“无相大法”,所以仍非上乘。
  ③释迦牟尼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即练功者勿生恶念,诸佛之教导虽没有种种方便法门,实以“自净其意”即净化自己的精神境界为指归。练清静功音,光未显现,勿求于光;光已圆满,勿著于光。最后当并光亦舍弃而进入清静境界,始达上乘。望修炼者共勉之。
  ④对光色之分辨:练清静功时有不同光感出现,此属自身内部气机之反映。光约分为7色,或单独出现或混合出现,情况各异.盛衰不同.学者宜知所分辨。

  附:光色分辨表光色所属特色非正常色
——————————一—————————————————————一一
黄脾鹅黄色如黄沙为太过,色如败土为不足白肺如月华蒙蒙如雾为不足.光耀刺目为太过其光外散为不足,内含为有余。
蓝肝竹青色如蓝靛为太过,色呈灰蓝为不足。
黑肾黑润灰色或如煤烟皆为不正(失中)
红心落霞其色或深或浅或暗皆为不足。
紫命门紫红粉红或老红皆为不正。
金神(脑)金黄表中所列得种光色.皆指练功中自然出现.而非由存思(观想)而来者。
坐功中所见之光,无论何色,凡属正光皆不可乱“吹”.即使是黑光.如黑润如漆亦属正光。总之,各种光色皆以柔和悦泽为正。
紫光有2说:一为肾气的反映,一说为命门气的反映。
而命门亦有2说:一说以十四椎下脊柱中为命门.一说以右肾为命门。气功家有金光为上,白光为正;或金光为贵,白光为正之说。7.守一明法守一明法.古称要道。
《太平经》说:“守一明之法,长寿之根也。”
修习此法有延年益寿、祛除疾病、开发智慧及激发人体潜在功能(即特异功能)作用。
其法为:
取相:选天气晴朗,日初出时,对之注视一二分钟,取其红彤彤喷薄之相,然后闭目存思(观想)此相,自觉已成形(有了印象),即将此印象移置丹田(小腹)内继续观注。此取相法只做1次即可,以后意到即显。此相初属印象,久之可成形相。自觉在小腹内已有此印象或形相后,即可转念使此红日之光遍照全身(红日之相仍在丹田不动),收功时光收回丹田,然后将意念放开即可。
《太平经》说:“守一之法,无致巧意,一乃自效”,“守一之法,外则行仁施惠为功"。据《经》所记,修这个方法作用很大.用途很多,故称要道,但必须积修阴德,做好事不令人知,否则反有大祸,而且要“行住坐卧不离这个”,不能间断,否则得失相半。“守一之法,有百福亦有百祸,所守不专,外事多端,百神争竞,胜负相连”,“内若大逆不正,五官乖错,六腑失守,群神恐骇,俱出白于明堂,必先见于面目颜色,天地共知之,群神将逝.形当死矣。”“为善,效验可睹,今日为善清静,神明渐光。”据经文所记,该法如作为一种功法修炼,是“有百福亦有百祸”的,但据临床实践经验,如作为一种疗法使用,则“有百福而无一祸。”用作疗法时分自疗和他疗两种。
  ①自疗:取相存思后,如小腹以上有病.则先意念小腹内红日之光(红日之相仍在小腹内不动)上照全部上身.然后再集中注意力照于病灶.觉病灶处微有气感(温热或麻胀)为止.小腹以下同。
  ②他疗:为别人治病,用于或意念发功时,结合此法.用红光照射可增强疗效。头脑部有病.或心脏有病不宜用日光照射,可用月光照射法治疗(详下述)。此法通用于阳虚患者,如患有阴虚而又需此法治疗时.可在日光照射后,再用月光普照法以行调节。月光普照法:亦当预为取相,即于农历月十五、十六日,天气晴朗,月到中天时.仰面取满月之相.收于脑中(亦只用1次),用时月相在前额内不动,以其光辉由上而下照全身片刻。亦可单用此法治疗阴虚证,补阴效果甚佳。据笔者临床经验.日光照射法最好不用于有自发特异功能者,因此类功能多属阴性.与阳光相矛盾,如必须用时,应避免照头部。此所谓功法与疗法,其区别在于作为功法当长期不间断修炼;作为疗法,则因病施功,病去功停。
8.炼精化是法(修内丹两种入手方法)⒈)神住熏穴(丹田)活子时到.由会阴收至炁穴.稍加鼓炼,还虚静养,此为入手调药之法。练庄子坐忘法或某些静功,或睡眠将醒时,每有阳生“活子时”到,即生理性阳气发生,男性表现为生殖器勃起,此时,立即意守会阴①,待其旺势稍衰,欲回未消之际,急用下述呼吸法:①每一吸气,意想气由会阴吸入至丹田,严格说其位置应在脐后肾前,距前7分距后3分稍下处,一般吸至脐下小腹内即可,吸有意,呼无意,即用吸不用呼。吸气时用意识由下向上、由外向内抽吸,呼气时任其自然,不加意念。这里虽甩吸气,而又不要过于注意吸气。因为这种方法的作用在于:借助呼吸而抽紧小腹内有关肌肉;收回精气。所以《伍柳仙宗》说:“炉中之意切莫著于呼吸,不过借呼吸之机以为采取之具。”这种呼吸法次数不限,一般不超过10次即可,以生殖器萎缩至正常为止。此吸气法在于采取。要稳而稍有力。当开始第1吸时.即将小腹适当抽紧,如忍小便状.以后无论吸气或呼气时,小腹部一直保持一定的紧张。然后转用下述呼吸法。②第2种呼吸法在于将采回来的阳精炼化,以防止走泄。如阳物勃起甚微,或自料不致走泄,则此法可不用,采回后意守一下气穴,还虚静养片刻即可。用第2种呼吸法时,意守丹田,呼吸并用,即呼吸皆加意念,但既非上抽。亦非下贯,而是稍用力,像风箱一样在小腹部鼓动。本来小腹部是随呼吸起伏的,但要意想呼吸时小腹是向左右开合伸缩.或想象呼吸时,似小腹部在揉面。这实际是借呼吸之力。进行小腹内的肌肉运动和按摩。这种呼吸法做一二十次,小腹内可有温热感,然后透入全身,生殖器就没有动机了,不会再遗精了。初期是这样,如能保精,以后越炼越旺盛,就随时来随时调,“忙里偷闲调外药,静中生①会阴,即针灸穴位,位于肛门与小便之中点。动采先天。”后天补先天。用这两种呼吸法都要平稳,都要舌抵上腭。第2种呼吸法如一时不能掌握.可以按摩法代替.即双掌重叠左手在下右手在上,按于小腹部,先由左向上向右向下(逆时针)方向按摩数十次,再从相反(顺时针)方向按摩相等之次数。按摩时取仰卧位或坐式均可。亦可以获得小腹发热之效应,继之透入全身。做完上述两种呼吸法后,即把意识放开,“还虚”静养或即入睡亦可。第1种呼吸法为采法,即将发生向外之阳精、阳炁采回来;第2种呼吸法为炼法,即将采回来的阳精、阳炁炼化;最后之还虚为养法;加上采前之静功修炼为种法。上述过程.即为修内丹入手调外药之“种、采、炼、养”过程。采取之时机,勃起尚不充分即行采取谓之嫩;勃起已久,旺势转衰,加以杂念纷乘.始行采取谓之老。何谓充分?根据不同年龄、体质、勃起甚强可谓充分;稍有胀感,再不能继续勃起亦可谓充分。勃起力微者,仅用采法即可,不必先守会阴,亦无须炼化。调药所用呼吸法都是腹式呼吸,是借呼吸而使下腹运动,不是向胸部提气,更不是用胸式呼吸将下腹提上去。因此,在外观上看,小腹应无明显起伏。呼吸,因其用法不同,有时称之为风,有时称之为火。这里的呼吸法属风,神意属火。《经》云:“神火化精”。故无论采取或炼化,皆重在神意作用,心力、目力皆应高度集中于所采炼之精气。用呼吸法在于“风助火势”。如风大火小,呼吸虽多而有力,但精神不集中.也难干采回、炼化,故当风火并重。如就呼吸而论,如用之不足,固然无效;如用之太过,则迟其生机。甚可出现恶梦、肢冷、烦躁等不良反应.甚至仍可遗精。出现此种情况后,可练“庄子坐忘法”、“自然站桩”或“气贯丹田法”(即每呼气时用意贯下丹田,用呼不用吸)。(可见方法终究不善)总之.呼吸的强度与生殖器勃起的强度成正比。阳强息弱则精不化,生殖器旋倒而旋起;阳弱而息强,则出现偏向如上述者。何为适中,当自行体会。
  另,生殖器勃起后,即使不用采炼法,也会自动萎缩的,但自动萎缩后,随之仍可勃起,或遗泄,即使不遗,其气亦散。用调药法后,应鉴别究属自回抑或调回:
  ①做第1种呼吸法时,每一吸气,生殖器及阴囊应有与之相应的反应——抽缩;
  ②炼化后丹田可有温热感(年老体弱者练功初期可无此感觉);
  ③如属炼化,应有舒适感,生殖器再无动机,短时不再勃起。《伍柳仙宗》阐释调药之要领为:“从静而入,至动而取,以虚而养。”“自始还虚而待元精生;以神火而化;以息风而吹;以静而浑,以动而应,以虚而养,调药之法得矣。”“自始还虚,返照龙宫(气穴),浑然而定静,以双忘而待动,以意气而同用,以神火而化,以息风而吹,以武而炼,以文而守。”这个方法用好了,可达“昼无所思,夜无所梦”。即白天对异性无敏感,梦中不出现异性。对女性,“活子时”(生理性之性冲动出现)到,收至丹田(脐内),再上升至双乳,以双手轻揉双乳36次,揉乳时,先左后有,有月经者,从外向里揉;无月经者,从里向外揉。揉完后,自胸往下“外导内行”至曲骨,按摩7次后双手按于小腹部,右手在内左手在外,左旋36次,右旋36次,收功。①(2)无论昼夜.感到精神振奋时,立即意守肚脐;夜醒时,保恃原姿势不动,立即意守肚脐;在坐中忽觉精神一振.身自耸直.息自微弱,此为先天炁将到之预兆,立将精神放松,以待其至。先天炁至.顶有凉风,将此凉风引入丹田.称婴姹相交。“先天炁,后天炁.得之者。常似醉。”这时会有轻微醉意.非常舒服,骨肉都融,浑身像要瘫软了,这种境界对增进健康和祛除疾病都不成问题了。
  9.睡功两法修道练功之人,宜十二时中都在功夫里。然而睡眠又是必不呵少的,睡眠调节得好坏,直接影响到修炼的静界和进程。当练功进步到坐忘或入定境.则睡眠又会减少。笔者指导的学员,有人每天只需一二小时睡眠,便能精力充沛地照常工作和学习。因此.道、佛两家都有以有无睡眠或者睡眠多少来衡量功夫高低之说。故练功人首应练睡。如能从睡功修炼中达到睡而不睡,不睡而睡,似睡非睡,睡无可睡,则功夫大可长劲。
  (1)龙门睡法姿势:左侧卧位.两腿微曲.左脚勾住右足后踵或承山穴处或委中穴处均可,右手掌放右股环跳穴上;左手掌放在右肩井穴上。双腿不可屈曲过度,过度则易发生遗精现象。另,患有严重心脏病人,不宜左侧卧位。卧好后,双目垂帘,闭口,自然呼吸。①、此法王沪先生在中华气功进修学院面授班讲授,意识:放松身心,“致虚极,守静笃”。修此法不怕睏睡,一任自然,如无睡(玄关)
  美国金博士到台湾承天寺参访广钦老和尚。金问:“我看佛学书籍中提到有个‘念佛三昧’。到底有没有这回事?老和尚是否得过这种境界?”广公上人说:“我在50年前,有一次情况,我认为是念佛三昧。”金高兴地说:“请师傅开示!“和尚说:“50年前,我在福州鼓山时,有一次随众在大殿行香念佛,大家随着木鱼声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手结定印,边走边念,突然我那么一顿,……当时‘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先在大殿地面盘绕,然后再冉冉地回旋上升起来。”“当时没有什么寺庙建筑和其他人、事、物的感觉,只有源源不断的念佛声,由下至上,一直绕转,尽虚空、遍法界尽是弥陀圣号。”金问:“此时师傅行不行香?”老和尚说:“那时他不晓得行不行香,也不晓得定在那里,光是‘南无阿弥陀佛’而已。‘最后维那引磐一敲,功课圆满,大众各归寮房’他还是一样‘南无阿弥陀佛’下去,二六时中,行住坐卧,上殿、过堂完全融于‘南无阿弥陀佛’佛号声中,鸟语花香,如此有三个月之久。”
  老和尚笑着说:“那真的很爽快!不过这只是我记忆中的体会,是不是念佛三昧,供你参考,我觉得是个念佛三昧。”
  关于玄关之渐修方法,即当修炼“庄子听息”、“庄子坐忘”、“傻坐、傻卧”或“请静功”等静功时,进入忘我境界后,进而可以获得玄关窍开之效应。

测试1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3

帖子

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08: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l5 于 2019-11-27 08:20 编辑

王松齡:莊子坐忘法(補腎健腦法)
  何為坐忘?《莊子》:“顏回曰: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坐忘者,外忘其身,內忘其心。大通,義大道,能坐忘即合于大道。

  按道家修煉,亟重去知、坐忘一著。唐.司馬承楨撰有專論《坐忘論》一卷。蓋欲修大道首當無心,故有“無心是道”之說。無心,指無“六塵緣影之心”,此心即無,則妙明真心自顯,又稱“心死神活”。如此始“同於大通”。欲達無心,在於忘心,即除去見聞覺知,不用聰明思慮。宋.白玉蟾《玄關顯秘論》說:“忘形以養氣,忘氣以養神,忘神以養虛,只此忘之一字,則是無物也,‘本來無一物,何處有塵埃?’其斯之謂乎?如能味此理,就於忘之一字上做功夫,可以入大道之淵微,奪自然之妙用;立丹基於傾刻,咴旎兑簧硪病!秉S檗禪師說:“忘境尤易,忘心至難。人不敢忘心,怕落空無撈摸處,不知空本無空,惟一真法界耳。”“但自忘心,同於法界,便得自在,此即是要節也”(《傳心法要》)。可見佛道兩家皆極重視坐忘之法。今之練氣功者,於進入渾沌坐忘之境界時,多忽然驚覺,而以忘掉意守為非,蓋不知坐忘之妙也。

莊子坐忘之法,首見於王松齡教授公開傳授。此法在莊子書中雖未盡露,但《莊子.齊物論》已述其大端。所謂坐忘,已明顯指出其姿勢非站、非臥而為坐。此坐式非跏趺亦非平坐,而是“隱機而坐”。《齊物論》:“南郭子綦隱機而坐,仰天而噓,答焉似喪其耦。顏成子遊侍立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隱機者,非昔之隱機者也。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問之也!今者吾喪我,汝知之乎?”隱,伏也,釋俯伏。舊多釋憑、倚、靠、非。機,通幾,指幾案。《外篇.知北遊》:“神農隱幾,台戶晝瞑。”瞑,即睡。蓋神農伏於幾案,其狀似睡,但非一般之睡,否則,何不臥床而睡?“仰天而噓”,俯伏即久,“收功”時自然當應如此。答焉,歐陽景賢《莊子釋譯》說:“答,或可解作坍、癱。”其耦,司馬彪說:“耦;身也。身與神為耦。”俞樾說:“喪其耦,即下文吾喪我也。”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即身心寂然,兩忘之義。司馬承楨說:“坐忘者,長生之基也。《莊子》曰‘宇泰定,發乎天光’。宇者心也,天光者慧照也。先定其心,則慧照內發,照允萬境,虛忘而融心於寂寥,是之謂坐忘焉。”
具體練功方法如下:姿勢:伏案式,即趴在桌子上。先寬衣解帶,自然平坐在椅子上,雙腳平放地上,兩臂交疊或互穿於袖內,或雙掌重疊,曲肱伏於幾(桌、案)上,枕以前額,頜稍內收,頸稍挺(後凸)。前額與雙臂(掌)之間亦可加一海棉墊。坐好後,臀稍後移,(注意此點)以使胸腹部空松,不受擠壓。練此功法渾然入忘後可出現全身松癱現象,即極度放鬆狀態,如取其他坐式,則難於保持姿勢,甚至可突然傾倒,故必須“隱幾”而坐。

  姿勢擺好後,長呼一口氣,使氣沉丹田(位臍後腎前,前七後三稍下處)。放鬆腹部,然後自然呼吸,不用調息,無須意守,只將身心放鬆,如疲極欲息,如初釋重負。意、氣下沉後即不再管它,即進入忘。

  其要領(即口訣):“松、沉、忘”三字,重在忘字。如不能很快入靜,可每于呼氣時默念“松沉忘”,反復暗示,便可漸入忘境。初學者或陷於昏沉,或徑入睡,皆任其自然,堅持修煉,陽氣漸充,即無睡意,或醒後繼續練功,亦不會再睡。

“心神沉而陽氣生”,此法對陽虛、陰陽兩虛或陰陽偏盛者均有明顯的調整作用。如值冬春季節,久病或高齡陽虛證者,每日上午在陽光充足之靜室,背向太陽伏身坐忘,則可獲補虛生陽、健腦益智之功。吾師稱之為“負暄”或“曝背”。練此法後,會覺得頭腦清醒、手足發脹、口乾舌燥,間有腸鳴矢氣等反應,此屬正常。
臨床實踐證明,照此法修煉,有補腎生陽,增強機體免疫力的作用,練功後頭腦清新、精力充沛,有顯著增強記憶力和迅速消除心身疲勞之功效;同時有開胃健脾,促進胃腸蠕動作用,能增進食欲,幫助消化,解除便秘。許多高齡老人練功後出現生理功能的逆轉,如發白變黑、眉落重生以及性功能增強或恢復等生物學年齡下降的還童反應;有些人靈感思維得到強化,智慧大開。充分證明此法對調動人體潛在本能卓有成效。此功法之作用還有:(1)調整氣脈使之平衡,收效甚速;(2)收下頦、挺後頸,亦稱“閉任開督”,有利於任督迴圈。因挺後頸將督脈抻開,收下頦則使原屬上行之任脈氣機下降。此式在藏密及瑜伽中稱“頷壓結喉”,其作用有利於入靜、入忘;(3)此法重要作用之一為“生陽”,即生理上性機能的恢復和增強。而這正是古今中外研究抗衰老、“返老還童”者公認之重要指征。因此,對陽萎等性機能衰退的治療效果甚佳;(4)有顯著的返老還童作用。年老而修內丹者,可以此作為“種藥”之法。修莊子純素之道著,可由此而達“心齋”、“虛室生白”之境界。在道家過去這屬不傳之秘,它還有更進一層的含意,叫作“煉津成精”,練功後上邊反應是口乾舌燥,口水少了;下邊獲得精水旺盛。有生精補腦之效。練此功法其作用大小,取決於練功之程度。

  修此法,練功時間長短不限,環境安靜與否不拘。可從數分鐘至數十分鐘練起,但須持之以恆,功效方顯,經多年臨床觀察,此法尤適宜知識份子實踐,被稱之為“文人養生法”。

  收功:

  收功時仰天噓氣一二次,舉臂伸腰或搓手摸面,睜開雙眼,稍事活動即可。

  注意事項:

  (1)此法宜飯前修煉,切忌飽食後練功,如已進食,須過二三小時後再練此功;
  (2)練功前寬衣解帶,飲白水1杯,以解練功後出現的口乾舌燥;
  (3)高齡人或久病、重病患者(尤其癌症、腎病、糖尿病、重症心腦血管病)練此功治療期間須禁忌房事,才能確保療效;中年人練此功宜適當節欲,功效方顯;
  (4)如坐式不對,胸腹部未能放鬆,練功後有小腹脹氣或微痛反應,無須介意,矢氣即解。

  幾點說明:
  (1)關於放鬆問題。所謂放鬆,要注意體會這個“放”字,即放下、放開之意。用意要輕,不要“用力”放鬆。行放鬆時,精神上要輕鬆活潑,切忌執著。執著即緊張、僵硬、死板。故所謂放鬆即鬆開、放下。如執意于放鬆,反成緊張。放鬆時,先松身,後松心。松身時,可由頭皮、顏面、頸項、胸背、腹背、上肢、下肢直到腳趾,由上而下,由內而外,逐一觀照,檢查,逐步放鬆,三五次後,再由腳趾向上逐一觀照(即注意到)。隨即忘掉,此謂“由上往下松,由下往上扔”,扔到頭皮即放空,隨即轉入松心,將心:念放開,消除大腦思維活動之緊張狀態。松心同樣要輕鬆自然、毫不緊張、勉強生硬的,從意識中放開。要“頭頭放下”,最後連放鬆的意識也扔掉,然後轉入“沉”、“忘”。

  這裏講放鬆似乎很繁瑣,實際熟練後念到即是,很快即可完成全過程,無須“泥象執杖”過於刻板。松身後,全身關節可有潤滑感,非常靈活、輕鬆;松心後,可感到頭腦明晰,神清氣爽。

  (2)關於忘的問題。昏沉、散亂為初練靜功者首先遇到的問題。散亂指雜念、遊思。雜念起於攀援;游思來於不覺;雜念多以語言為背景;遊思多以形象為背景。修煉莊子坐忘法對這個問題採取放開的態度,不勉強去控制它。

  將身心鬆開、放下後,即使還有些雜念、遊思也不再管它。

  至於昏沉,在練此功初期不可避免,也無須避免。因為莊子坐忘法重要之作用之一即生陽,而生陽的辦法即在於入忘,而入忘當然要“泯去明覺”。正如《伍柳仙宗》中所說:“渾然而定靜,以雙忘而待動”,“當凝神之時,內念不出,外念不有,空空蕩蕩,不著不滯。迴光返照,既照則忘形忘意,但用意即是不忘;但忘即不能以意照之。心無不存之謂照,欲無不淨之謂忘。忘與照一而二,二而一。當忘之時,其心湛然未嘗不照;當照之時,纖毫不立未嘗不忘。

  忘照純一,渾然定靜,天地人我莫知所之。”既然“天地人我莫知所之”豈不易陷昏沉?蓋練功初期,當側重於忘,不要著意於照,不要怕昏沉,只有經過相當時間堅持鍛煉,才能達到忘而不忘,忘照純一的境界。

  總之,松、忘都要通過不斷練功而逐步深化,不能希望初練即完全達到要求。根據不同年齡、素質,進度各異。

  有人開始放鬆即可入忘,出現生陽現象,青壯年在進入忘境時,生殖器甚至會以異常速度突然勃起;也有人要經過相當時間練功,始有陽生現象,遲早各自不同。

  在入忘後,不知不覺會出現“咯噔”一下,全身一震,這是身心徹底放鬆的反應,稱“內震”或“腎間動氣”,屬正常反應。一般在陽生後,練功者多自動退出忘境,恢復明覺。所謂“時至神知”,這時最好繼續保持靜、忘,以待其勃起充分,如已充分即可於恍惚(此指不要著意分別,不要胡思亂想)中接行采煉之功,即所謂“動則恍惚應”也。

  我的體會:這個坐忘功我自己煉了很長的時間,頗有些心得,因為我有脾胃病,每次煉完後總是噯氣頻頻,但是倍覺舒爽。在老年人煉此功,一定要注意在前臂與桌子之間稍墊一些軟布,不然壓迫時間過長,而老年人血弑臼遣粫常字卵ā9Ψ蛞宦纷鲞^去,每次玄關發動之時多在半小時左右,時間非常準確,久坐有禪,乃曆煉之得之語,各位多加體會。對於陽氣發動,而有退出忘境,可以續以忘訣,不必武火催煉。

玄關顯秘論
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丹書千萬篇,人若不為形所累,眼前便是大羅天。若要煉形煉神,須識歸根複命。
所以道:歸根自有歸根竅,複命還尋複命關。
且如這個關竅,若人知得真實處,則歸根複命何難也。
故曰:虛無生自然,自然生大道,大道生一氣,一氣分陰陽,陰陽為天地,天地生萬物,則是造化之根也。
此乃真一之氣,萬象之先。太虛太無,太空太玄,杳杳冥冥,非尺寸之可量,浩浩蕩蕩,非涯岸之可測,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大包天地,小入毫芒,上無複色,下無複淵,一物圓成,千古顯露,不可得而名者,聖人以心契之,不獲已而名之曰“道”。
以是知心即是道也,故無心則與道合,有心則與道違。
惟此“無”之一字,包諸有而無餘,生萬物而不竭。天地雖大,能役有形,不能役無形;陰陽雖妙,能役有氣,不能役無氣;五行至精,能役有數,不能役無數;百念紛起,能役有識,不能役無識。
今修此理者,不若先煉形。煉形之妙,在乎凝神,神凝則氣聚,氣聚則丹成,丹成則形固,形固則神全。故潭真人云:忘形以養氣,忘氣以養神,忘神以養虛。
只此“忘”之一字,則是無物也。本來無一物,何處有塵埃!其斯之謂乎?如能味此理,就於“忘”之一字上做工夫,可以入大道之淵微,奪自然之妙用,立丹基於頃刻,咴旎兑簧硪病
然此道視之寂寥而無所睹,聽之杳冥而無所聞,惟以心視之則有象,以心聽之則有聲。若學道之士,冥心凝神,致虛守靜,則虛室生白,信乎自然也。
惟太上度人,教人修煉,以乾坤為鼎器,以烏兔為藥物,以日魂之升沉應氣血之升降,以月魄之盈虧應精神之衰旺,以四李之節候應一日之時刻,以周天之星數應一爐之造化。
是故采精神以為藥,取靜定以為火,以靜定之火,而煉精神之藥,則成金液大還丹。
蓋真陰真陽之交會,一水一火之配合,要在先辨浮沉,次明主客,審抽添之哂茫旆锤仓参!H绺呦笙入叄翰捎袝r,取有日。劉海蟾雲:開闔乾坤造化權,煆煉一爐真日月。能悟之者,效日月之哂茫c天地以同功。
夫豈知天養無象,地養無體,故天長地久,日光月明,其一長存,虛空不朽也。吾今則而象之,無事於心,無心於事,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知心無心,知形無形,知物無物,超出萬幻,確然一靈。
古經雲:生我於虛,置我於無。是宜歸性根之太始,反未生之已前,藏心於心而不見,藏神於神而不出。故能三際圓通,萬緣澄寂,六根清淨,方寸虛明,不滯於空,不滯於無,空諸所空,無諸所無,至於空無所空,無無所無,淨裸裸,赤灑灑,則靈然而獨存者也。道非欲虛,虛自歸之,人能虛心,道自歸之。
道本無名,近不可取,遠不可舍,非方非圓,非內非外,惟聖人知之。三毒無根,六欲無種,頓悟此理,歸於虛無。老君曰:天地之間,其猶槖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若能於靜定之中,抱沖和之氣,守其一之精,則是封爐固濟以行火候也。火本南方離卦,屬心,心者神也,神則火也,氣則藥也,以火煉藥而成丹者,即是以神禦氣而成道也。
人能手摶日月,心握鴻蒙,自然見槖籥之開闔,河車之升降,水濟命宮,火溉丹台,金木交並,水土融和,姥女乘龍,金翁跨虎,逆透三關,上升內院,化為玉汞,下入重樓,中有一穴,名曰丹台,鉛汞相投,水火相合,才若意到,即如印圈契約也。自然而然,不約而合,有動之動,出於不動,有為之為,出於無為。
當是時也,白雪漫天,黃芽滿地,龍吟虎嘯,夫唱婦隨,玉鼎湯煎,金爐火熾,雷轟電掣,撼動乾坤,百脈聳然,三關透徹,玄珠成象,太乙歸真,泥丸風生,絳宮月明,丹田煙暖,谷海波澄,煉成還丹,易如反掌,七返九還,方成大藥,日煉時烹,以至九轉,天關地軸,在吾手中。
經雲:人能常清淨,天地悉皆歸。則是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可以入眾妙門,玄之又玄也。更能晝哽`旗,夜孕火芝,溫養聖胎,產成赤子,至於脫胎神化,回陽換骨,則是玉符保神,金液煉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也。張平叔雲:郡來片餉工夫,永保無窮快樂。站褪茄裕
蓋道之基,德之本,龍虎之宗,鉛汞之祖,三火所聚,八水所歸,萬神朝會之門,金丹妙用之源,乃歸根複命之關竅也
既能知此,則欲不必遣而心自靜,心不必澄而神自清,一念不生,萬幻俱寢,身馭扶搖,神遊恢漠,方知道風清月白,皆顯揚鉛汞之機,水綠山青,盡髮露龍虎之旨。
海南白玉贍,幼從事先師陳泥丸學丹法。每到日中冬至之時,則開乾閉巽,留坤塞艮,據天罡,持鬥杓,謁軒轅,過扶桑,入廣寒,面鶉尾,舉黃鐘,泛海搓,登昆侖,佩唐符,撼天雷,游巫山,呼黃童,召朱兒,取青龍肝、白虎髓、赤風血、黑龜精,入士簽,啟熒惑,命閼伯,化成丹砂,開華池,吸神水,飲刀圭,從無入有,無質生質,抽鉛添汞,結成聖胎。十月既滿,氣足形圓,身外有身,謂之胎仙。其訣曰:用志不分,乃可凝神,灰心冥冥,金丹內成。此餘之所得也如此。
施肩吾之詩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若知行氣主,便是得仙人。惟此詩簡明,通玄造妙,故佩而誦之,自然到秋瞻麗天,虛空消殞之地,非枯木寒泉之士,不能知此。餘既得之,不敢自默。
《太上玄科》曰:遇人不傳失天道,傳非其人失天寶。天涯海角,尋遍無人,不容輕傳,恐受天譴。深慮夫大道無傳,丹法湮泯,故作《玄關顯秘論》。蓋將曉斯世而詔後學,以壽金丹一線之脈也。複恐世人猶昧此理,乃複為之言曰:以眼視眼,以耳聽耳,以鼻調鼻,以口緘口,潛藏飛躍,本乎一心。先當習定凝神,懲忿窒欲;懲忿窒欲,則水火既濟;水火既濟,則金木交並;金木交並,則真土歸位;真土歸位,則金丹自然大如黍米。日複一粒,神歸氣復,充塞天地。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者,此也。肝氣全則仁,肺氣全則義,心氣全則禮,腎氣全則智,脾氣全則信。若受氣不足,則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豈人也哉!
人能凝虛養浩,心寬體胖,氣母既成。結丹甚易,可不厚其所養,以保我之元歟?學者思之!敬書以投留紫元云。
玄關顯秘論
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丹書千萬篇,人若不為形所累,眼前便是大羅天。若要煉形煉神,須識歸根複命。
所以道:歸根自有歸根竅,複命還尋複命關。
且如這個關竅,若人知得真實處,則歸根複命何難也。
故曰:虛無生自然,自然生大道,大道生一氣,一氣分陰陽,陰陽為天地,天地生萬物,則是造化之根也。
此乃真一之氣,萬象之先。太虛太無,太空太玄,杳杳冥冥,非尺寸之可量,浩浩蕩蕩,非涯岸之可測,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大包天地,小入毫芒,上無複色,下無複淵,一物圓成,千古顯露,不可得而名者,聖人以心契之,不獲已而名之曰“道”。
以是知心即是道也,故無心則與道合,有心則與道違。
惟此“無”之一字,包諸有而無餘,生萬物而不竭。天地雖大,能役有形,不能役無形;陰陽雖妙,能役有氣,不能役無氣;五行至精,能役有數,不能役無數;百念紛起,能役有識,不能役無識。
今修此理者,不若先煉形。煉形之妙,在乎凝神,神凝則氣聚,氣聚則丹成,丹成則形固,形固則神全。故潭真人云:忘形以養氣,忘氣以養神,忘神以養虛。
只此“忘”之一字,則是無物也。本來無一物,何處有塵埃!其斯之謂乎?如能味此理,就於“忘”之一字上做工夫,可以入大道之淵微,奪自然之妙用,立丹基於頃刻,咴旎兑簧硪病
然此道視之寂寥而無所睹,聽之杳冥而無所聞,惟以心視之則有象,以心聽之則有聲。若學道之士,冥心凝神,致虛守靜,則虛室生白,信乎自然也。
惟太上度人,教人修煉,以乾坤為鼎器,以烏兔為藥物,以日魂之升沉應氣血之升降,以月魄之盈虧應精神之衰旺,以四李之節候應一日之時刻,以周天之星數應一爐之造化。
是故采精神以為藥,取靜定以為火,以靜定之火,而煉精神之藥,則成金液大還丹。
蓋真陰真陽之交會,一水一火之配合,要在先辨浮沉,次明主客,審抽添之哂茫旆锤仓参!H绺呦笙入叄翰捎袝r,取有日。劉海蟾雲:開闔乾坤造化權,煆煉一爐真日月。能悟之者,效日月之哂茫c天地以同功。
夫豈知天養無象,地養無體,故天長地久,日光月明,其一長存,虛空不朽也。吾今則而象之,無事於心,無心於事,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知心無心,知形無形,知物無物,超出萬幻,確然一靈。
古經雲:生我於虛,置我於無。是宜歸性根之太始,反未生之已前,藏心於心而不見,藏神於神而不出。故能三際圓通,萬緣澄寂,六根清淨,方寸虛明,不滯於空,不滯於無,空諸所空,無諸所無,至於空無所空,無無所無,淨裸裸,赤灑灑,則靈然而獨存者也。道非欲虛,虛自歸之,人能虛心,道自歸之。
道本無名,近不可取,遠不可舍,非方非圓,非內非外,惟聖人知之。三毒無根,六欲無種,頓悟此理,歸於虛無。老君曰:天地之間,其猶槖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若能於靜定之中,抱沖和之氣,守其一之精,則是封爐固濟以行火候也。火本南方離卦,屬心,心者神也,神則火也,氣則藥也,以火煉藥而成丹者,即是以神禦氣而成道也。
人能手摶日月,心握鴻蒙,自然見槖籥之開闔,河車之升降,水濟命宮,火溉丹台,金木交並,水土融和,姥女乘龍,金翁跨虎,逆透三關,上升內院,化為玉汞,下入重樓,中有一穴,名曰丹台,鉛汞相投,水火相合,才若意到,即如印圈契約也。自然而然,不約而合,有動之動,出於不動,有為之為,出於無為。
當是時也,白雪漫天,黃芽滿地,龍吟虎嘯,夫唱婦隨,玉鼎湯煎,金爐火熾,雷轟電掣,撼動乾坤,百脈聳然,三關透徹,玄珠成象,太乙歸真,泥丸風生,絳宮月明,丹田煙暖,谷海波澄,煉成還丹,易如反掌,七返九還,方成大藥,日煉時烹,以至九轉,天關地軸,在吾手中。
經雲:人能常清淨,天地悉皆歸。則是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可以入眾妙門,玄之又玄也。更能晝哽`旗,夜孕火芝,溫養聖胎,產成赤子,至於脫胎神化,回陽換骨,則是玉符保神,金液煉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也。張平叔雲:郡來片餉工夫,永保無窮快樂。站褪茄裕
蓋道之基,德之本,龍虎之宗,鉛汞之祖,三火所聚,八水所歸,萬神朝會之門,金丹妙用之源,乃歸根複命之關竅也
既能知此,則欲不必遣而心自靜,心不必澄而神自清,一念不生,萬幻俱寢,身馭扶搖,神遊恢漠,方知道風清月白,皆顯揚鉛汞之機,水綠山青,盡髮露龍虎之旨。
海南白玉贍,幼從事先師陳泥丸學丹法。每到日中冬至之時,則開乾閉巽,留坤塞艮,據天罡,持鬥杓,謁軒轅,過扶桑,入廣寒,面鶉尾,舉黃鐘,泛海搓,登昆侖,佩唐符,撼天雷,游巫山,呼黃童,召朱兒,取青龍肝、白虎髓、赤風血、黑龜精,入士簽,啟熒惑,命閼伯,化成丹砂,開華池,吸神水,飲刀圭,從無入有,無質生質,抽鉛添汞,結成聖胎。十月既滿,氣足形圓,身外有身,謂之胎仙。其訣曰:用志不分,乃可凝神,灰心冥冥,金丹內成。此餘之所得也如此。
施肩吾之詩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若知行氣主,便是得仙人。惟此詩簡明,通玄造妙,故佩而誦之,自然到秋瞻麗天,虛空消殞之地,非枯木寒泉之士,不能知此。餘既得之,不敢自默。
《太上玄科》曰:遇人不傳失天道,傳非其人失天寶。天涯海角,尋遍無人,不容輕傳,恐受天譴。深慮夫大道無傳,丹法湮泯,故作《玄關顯秘論》。蓋將曉斯世而詔後學,以壽金丹一線之脈也。複恐世人猶昧此理,乃複為之言曰:以眼視眼,以耳聽耳,以鼻調鼻,以口緘口,潛藏飛躍,本乎一心。先當習定凝神,懲忿窒欲;懲忿窒欲,則水火既濟;水火既濟,則金木交並;金木交並,則真土歸位;真土歸位,則金丹自然大如黍米。日複一粒,神歸氣復,充塞天地。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者,此也。肝氣全則仁,肺氣全則義,心氣全則禮,腎氣全則智,脾氣全則信。若受氣不足,則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豈人也哉!
人能凝虛養浩,心寬體胖,氣母既成。結丹甚易,可不厚其所養,以保我之元歟?學者思之!敬書以投留紫元云。
王松龄談道家玄关之修炼方法

一、玄關與玄關效應
  1、何为玄关
  “玄关”或称“玄关窍”、“玄牝门”。道家称之为“玄妙机关”。按道家炼养派传统观点,认为只有修玄关才是“正道”。一旦玄关得手,则丹基已立,向上修持,自可头头是道。元•陈虚白《规中指南》论内丹三要,首论玄关。道家南宗二祖石杏林曰:“一孔玄关窍,三关要路头。忽然轻运动,神水自然流。”元•尹清和诗曰:“—阳初动众阳来,玄窍开时窍窍开。收拾蟾光归月窟,从此有路到蓬莱。”认为玄关是“修仙成道”的必由之路。气功的高层次修炼(高级功),必走玄关才能登堂入室。因此,练气功者都希望能开玄关。
  开玄关,佛家亦称“开悟”。为练功过程中达到的一种高级境界,即进入“天人合一”,精神境界同宇宙融成一体。在此境界中,生理和病理过程同时发生逆转,所患疾病立时痊愈。生理机能“返老还童”,并可激发出人体的潜在本能。
  在气功古笈中,论玄关之作甚多,对玄关的解释各执一辞,各有妙用。许多门派亦皆以玄关(或玄牝)为修持之根本门径,但所指不同,试举例如下:
  ①以“空洞无涯”为玄关者,《性命圭旨》在论玄关时说:“……修丹之士:不明祖窍则真息不住,而神化无基;药物不全而大丹不结,盖此窍是总持之门,万法之都。若何可也,受师诀曰:空洞无涯是玄窍,知而不守是功夫,常将真我安止其中,如如不动,寂寂惺惺,内外两忘,浑然无事,则神恋气而凝,命恋性而住,不归一而一自归,不守中而中自守,中心之心既实,五行之心自虚,此老子抱一守中,虚心实腹之本旨也。”
  ②以意识之“中”即“守中”为玄关者,有以下诸说:“……玄关一窍名为玄牝。此窍非凡窍,中中复一中,万神从此出,真气与天通,真人潜探渊,浮游守规中”(或:此窍实居中,中中复一中,万神从此出,直上与天通)。“心不起波之谓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也”。“允执厥中”。“四维不著,玄关可得”。“黄庭一室须要精,静在中间一点灵,切莫糊涂为隐秘,黄庭便是真玄关”。(按:对黄庭一辞亦有两说,一指身中部位;一指意识境界。此指意识之中)。
  ③“念头动处为玄牝”。“玄关一窍最难明,不得心传莫妄行,若识念从何处起,方知道在个中生,阴阳未判原无象,日月相交岂有情,君要更知端的意,中天日午正三更”。实际此说与前二说并无二致,盖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即念头动处是也。
  以上3例皆属内丹家之说,偏重于性功,上说与佛家之“总持门”或“大总持门”、“大陀罗尼门”其义相通。“总持门”义为“总一切法,持无量义”。
  ④以气穴为玄关:“玄关者气穴也,神入气中如在深穴之中也,神气相恋则玄关之体已立”。
  ⑤以气动为玄关,有“气发则成窍,机息则渺茫”以及“药物生玄窍”之说(按:此有二说,一是有药物才能产生玄窍。二是药物生于玄窍之中,即先有玄窍后生药物,此二说都对,但所指不同,此取前说)。
  ⑥以筑基成为玄关,《黄庭经》云:“两肾水王对生门,出入日月呼吸存,是一身上下之正中,枢辖经纬,前向脐,后对肾,有如混沌,心肾合为一脉,其白如绵,其连如环,广一寸二分.包一身之精粹,元气系之于此、修真之士采铅投汞、一点落在此中,所谓立基一百日也,此基既成,方名玄牝”。
  以上3例亦是内丹家之说,偏重于命功。
  以上所举有关玄关的6种说法、前3种属心理境界,后3种属生理境界。《性命圭旨》对玄关—事曾反复阐述,主要是就心理境界(无部位)而论,但亦有“一条直路少人寻,导到山根始入门”之说(山根在鼻柱上端,两眼之间,属身体部位),似又以生理上的山根为玄关(玄窍或祖窍)。另同书“普照图”示三关之窍又说“上关者心源性海之窍,中关者黄中正位之窍,下关者关入气海之窍,是皆玄窍也。”这样,不但有部位而且是3处,对此究应如何理解?《玉清金笥宝录》谓:“先就有形之中(身体部位)寻无形之中,乃因命而见性也;就无形之中(心理境界)寻有形之中,乃因性而见命也,先性故难,先命则有下手处,譬之万里虽遥,有路可通,……彼以此性制命,我以命制性也”。意谓如不从存守身体部位入手,而直接置心于“空洞无涯”之境较难,因此,“空洞无涯”是玄关的心理境界。而山根可为修玄关之入手处所。至于普照图以三关为三玄窍,以及其他著作中,以练功过程中步步皆有“玄妙机关”而统指称玄关者,可谓为广义之玄关。另《道藏续编初集》载石庵子语:“山根一地亦名玄牝,于此存观,学到一念不生,自能豁然内辟,神由黄道直达中黄,自觉宽广高深无际,乃为内玄牝”。据此,又可以身体部位(如山根等处)为外玄牝,而以心理境界(豁然内辟,宽广无际;空洞无涯)为内玄牝,或说可由外玄牝入手,以求内玄牝。石说亦可为因命见性立—种解释。再,《张三丰全集•道言浅近说》则谓:“大道从中入门,所谓中字者,一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即似守非守),此寻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慎幽独,自然性空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个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这是从脐下入手之说。修内丹功法,从山根人手者谓之先性后命,即所谓“先修定于离官,后求铅于水府”,修至玄关呈象,丹田火发,再以性会命,性命会合;以脐下(或脐中,脐内)入手者谓之先命后性,以命制性(铅来制汞)。此两种法门皆为内丹家所常用亦有从夹脊入手者谓之上下(性命)兼顾。(《性命圭旨》的练法是先山根后转夹脊)。
  ⑦除上述外,尚有以观想体外虚悬一光环为玄关者(其具体方法是:闭目观想在印堂前方约一尺远处,虚悬一直径寸许之黄色或白色光环,而默默观注其中),亦有于壁上画圈而行观注,亦谓修玄关者,此皆属修某种性功之方法。
  ⑧有以口鼻为玄牝者,谓鼻吸清气为阳、为玄;口呼浊气为阴、为牝,此为练吐纳服气者之说。此外,尚有以尾闾下、尾闾、长强、两肾(左肾为玄,右肾为牝),两肾中间虚悬一穴,脐下—寸三分、三寸六分,以及胎息……入玄关者,不可胜计,但所有诸说皆有其所以然之理。
  二、开上、下玄关之体验:
  玄关有境,它为什么叫作玄关?为什么叫作作玄牝之门?因它是个“关”、又是“门”,进关、入门要先认识、才能入关,进门。要“知而不守”,不要去想哪—个是关,哪一个是门,把思想放空,在‘空”中又不是昏沉,就可以体会到那个境界。当你没进去之前,由外边看是“渺渺冥冥,恍恍惚惚”,“玄之又玄”,玄指深的意思。玄之又玄,是深处又深,它是模糊的,基本上是暗的,其境界非常静。练功进入那个境界是什么样子呢?觉得一下子全忘了,“外忘其身,内忘其心”,把思想活动也忘掉了,但是又不糊涂,又不是做梦,心里明白,思维停止了活动,进入忘境了,也就是进入玄关了。但这仅是“入”,还不是“开”。
  关于开下玄关的情况:
上玄关开时,头脑中有一种轻微的爆炸感。性功玄关就是在大脑里边开的,意识里能感觉到“炸开”,大脑本身起了变化,它是有物质基础的,在爆炸的同时,有时在“开”以前突然头脑中“轰”的一下,立即失去知觉,随后出现轻微的爆炸感,能感觉到似有无数股电流由头上直奔前后身,笼罩整体一下窜到脚下,就在这一刹那间,只觉“攸”一下子,非常迅猛,同时有一种“空洞无涯”,身心内外一片光明,通身透彻的感觉,自觉本身没有了,呼吸停止了。这时同字宙融成一体,“天人合一”,时空观念也起了变化。很多人此时容易丢功,突然呼吸一停、一炸,因定力不够,自觉一惊,这一惊后念一动,便退出玄关境界。因此,进入玄关呼吸停止,不要害伯,进入玄关你不要管它,不能动念,稍微念头一动,它就消失,“念动牛惊”,你一动念它就跑了。在玄关里边没有法,你用任何功法,一用就错,动念就错,继续保持忘的境界,它就开。
  玄关开了以后如何用?用的办法是两个字——凝,静。要保持凝静,神要凝,心要稳定,要静,不要松散,它就起作用(“意识力”明显增强)。如果神不能凝,则玄关虽开也不起什么作用。经典上记载和老师传授说,开上玄关得明心见性,心要炼得一尘不染,心地明净了以后才能开。我的一位学生也练开了,他玄关开了后功力增长数倍,功能也大大提高。
  关于开下玄关的情况:
  旧说开下玄关(命功玄关),必须通过炼精化气,丹田气满了,一发动(“气发则成窍,机息则渺茫”),突然变化,下玄关开了。可我两次开下玄关,都是在身体衰弱到临近死亡边缘的时候,既没有精也没有气,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一练玄关就开了。初步总结出一个道理,上下玄关开与不开,它根本的一点,在于你“能不能放开(松开),能不能放下”,关键就在这里。松开指你的肉身,放下指你的精神。
  人的生命活动,与命门真火密切相关,命门火旺,生命活力旺盛,命门火一息,全身的生机整个全息了,修下玄关入手方法也即在此处,抓住这一点就行了。但也有从夹脊入手的,也有从脐内,脐下等入手的。入手虽在下,也要进入忘境,才能进入玄关境界,进入玄关后的要领与修性功玄关同。
  下玄关一开,百窍皆开。百窍开有两种解释,练玄关以后,内玄关里产生气,通开督脉和任脉。任督一通十二正经全通,即现在说的大周天通;我讲的不是这样,而是在玄关开的当时,正如张紫阳讲的“阴跷一动,百脉皆动”,这个地方一开,全身20条经脉同时开,它有立竿见影之效,而不是沿经循行。命功玄关开后,其内心感受如古人讲的“似施似翕,似漏似泄,似施似翕而未至于施翕,似漏似泄而未至于漏泄”,就是那么个景象。质言之,就是一种泄精的感觉而没有精液泄出来。开了下玄关后在外在上看变样了,“满面春风,一团和气”,脸色内原来的青、黄变成红润,全身暖洋洋的,如初春太阳,自觉由心里往外美,完全是由生理的变化导致心理上的变化,情绪无需调整,自生和气、正如古人讲的“烦恼无由更上心”,烦不起来,恼不起来.就是高兴,出现一种“法喜禅悦,真安妙乐”的生理变化。生理的变化已如前述,所患疾病立时全消,不是慢慢地好转,而是突变,一下于痊愈,一切症状全部消失。自觉体力、精力当即恢复。下玄关开后应注意的事情与修性功玄关同。即要心定神凝,否则气随神散,虽开玄关而不得玄关用。我曾访问过一些不练气功的男性,有人也曾有道似梦遗而未遗的体验,但并末感到有什么作用,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出现此景时应定心凝神,坚持“忘”字诀的缘故。
  开上、下玄关的关键,都是首先要入“忘”,但为什么入忘后或上开或下开呢?这是和开玄关前的功法有直接关系的。个人体会是:我在多次(不只两次)开下玄关前都是练的守下丹田(气穴)的功法;而在两次开上玄关时则正在参《坛经》的“三无”理法。
  这种上开的景象,在道家叫开玄关,在佛家则属于一种开悟现象。我虽两次开关但其效应皆未能长期保持。对开关(上关)的感受我曾和几位气功同道谈了,意在探讨,也曾向某大法师请教,答:此属真实定境。但对为何得而复失,以反应如何护持,则未作明确答复。后来读智者的《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五有一段关于失定的论述,或与此有关,今录之如下,以备参考。
  按:智者为天台宗之著名创始者,所著《释掸波罗蜜》卷五曰:失定有二种:一从外缘失。谓得定时不善用心,内外方便,中途违犯则退失禅定;复次,若行者当得定时,或向人说,或现定相,令他知觉,或卒有事缘相坏,如是等种种外事,于中不觉不识,障法既生,则便失定。若能将护。本得不失,障不得生,故名为得。二者约内论得失者,有6种法,能失禅定:⒈希望心;⒉疑心;⒊惊怖;⒋大喜;⒌重爱;⒍忧悔。未得禅有一,谓希望心。(未)入禅有四,谓疑、怖、喜、爱。出禅多有忧悔,此则能破定心令退失,皆通论此六,皆得在未入住出中,俱有此方法,能退失定。若能离此六法,即易得定,以不失故名得也。”
  我或因向人说,致上开之景得而复失,为戒来者,在后面“《坛经》传法及开悟之谜”一文及病例1中,又做了进一步的描述,以免得此景者心存疑惑。

三、玄关之修炼方法
修玄关,有顿、渐二法、根机(素质)利者可从顿法入手;根机钝者,要从渐修做起。
下面介绍几种顿修方法:
  ①忘法
  古云:“无心是道”,无心,即无六尘缘影之心,此心既无则妙明真心自显,道家叫做“心死神活”,所谓摄心归一,即收摄六尘缘影之心使之归于一(一义为空)。所谓:“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即摄用归体。欲达无心在于忘心,即除去见闻觉知,不用聪明思虑,庄子说:“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即身心两忘),同于大道,此谓坐忘。”“如果不忘心,对境必著相”,“不知空本无空,无念之时正是孤明的心,保护孤明就是修禅最好的一着子。”(正果《禅宗大意》)
  道家南宗五祖白玉蟾在《玄关显秘论》中说:“……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按此系引谭峭语)。只此忘之一字,则是无物也。‘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尘埃?’其斯之谓乎?如能味此理,就于忘之一字上做功夫,可以入大道之渊微,夺自然之妙用,立丹基于顷刻,运造化于一身也。”可见不仅参掸可由忘字入手,修丹亦当由此入手。黄檗禅师说:“忘境尤易,忘心至难,人不敢忘心,怕落空无捞摸处,不知空本无空,惟一真法界耳。”“但自忘心同于法界,便得自在,此即是要节也。”
  金盖山人闵一得在《道藏续编》中对玄关之理、法、境界反复阐述,极尽情微,直指开玄关之法在一“忘”字,即“忘而又忘,玄关斯辟。”阴阳派丹法首重鼎器,清静派丹法首重玄关,一旦玄关得手,则丹基已立,向上修持,自可头头是道。
  若迳能入忘自属捷径,如或未能则可由渐而至。19877月份的《气功》杂志上有一篇很好的文章,足资参考。即庞祝如《从三调到三忘》,现摘录如下:
  “众所周知,调身、调息、调心是练功的三要领,但三调仅仅是练功的入门阶段,最终达到身心统一和空化。这就是使三调进入‘忘身、忘息、忘心’的境界。不少练功者之所以久练收效不大,就是执守三调以为终点的缘故,三忘的过程首先是忘身,进而忘息,最后忘心。达到忘心才算进入真正的气功态。调心是排除杂念过程,以一念代万念,使能量集中于大脑额区,产生功能的质变,接通与机体内部的联系,这时体内各微细变化均可感知,是为入静。之后应逐渐冲淡意守的意念,直至完全消除意念。这样大脑功能的质变便由额区遍及整个大脑。进入高度协调和有序化的状态,是为入定。此时只觉心神寂静,空明澄澈,宛如明镜,浑同太虚,主观与客观融合—体,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这就是忘心。”按:此境界,既已忘心,即不可再起心,起心动念,此境界即消失而“出定”。在练功得此境界后,还可以有一定的残留效应,即不练功时亦可有空明宁静之感,杂念不生,应物不迷,对此应予注意护持。
  ②观法
  佛家有多种观法,这里所说的观法是指观心的方法。《心地观经》说:“三界之中,以心为主,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道家也说:“太上曰,吾自无始以来观心得道。”佛道两家都指出了观心的重要意义。但应如何观,则原则性的提示多具体方法少。这里有一段文字讲的很具体。可以参考:
  “观心之法即修持法,先要心平气和,放下万缘、尘事杂念一概放下。轻松自然,善事恶事都不思量。静观脑海里的念头,忽起忽灭,此念生起消灭,他念又起又灭,接续不停。如水波、水泡,生生灭灭,复归为水。妄念起时勿断除它,勿排斥它,勿执著它,勿随逐它而跟着思考下去,只管静心观察其生灭,毫不费力。妄念起时,一看不知去向,旋又复起,仍如是看,念若不起,只看着,久久纯熟,看到一念不生,即是入定,即与般若相应。观无明心,即是观真如心,观心性即是观无明心,何以故?真如即是念之体,念即真如之用故。观而得定即是真如三昧,为三昧之王,故名上定。观心,不念外境,故名无念行,一心不动,故名不动行,心无所缘,故名无相行,心不住境,故名无住行。用般若观照(即无为法观心)故名般若行。常修此行,则真心自现。”
  “初修禅定时、心绪繁乱,杂念丛生,只要内心把持‘平怀之心’,不起心动念,不遏止妄念,不追随妄念,自然地,妄念一起一灭,逐渐减少,渐趋于平静,直至妄念全无,即可入定。将入定时,自心会觉察到将进入某‘境地,有的觉得好似要昏迷过去,有的觉得好似陷入虚空中,不着地之感;有的会紧张。只要一敏感,心念一动马上又退出定,必须再接再厉进修下去,还是保持平怀之心,以无为入定,此定非有为法,心想入定即不入,起意动念即不入,是为寂静自入之无为大定。此法要多加磨练,使无为心境纯熟,即不患得患失,动静无碍,处事应物皆一心不乱,不离大定,斯可谓入道矣。达摩四句偈:‘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济公(指禅宗临济宗开祖义玄,非济公传之济公)偈曰:‘着意求真真转远,痴心断妄妄犹多,道工一种平怀处,明月清风影在波。’即是纯静不动,平怀处心,可以入道也。”
  “入道之后,只是个开端,虽然在日常生活起居造作之间,皆能保无为心境,不离大定,还需勤加修持无为禅定。因静坐时,其智慧与道果之增长,精纯度与速度,皆比平时来得快且大,故必勤修,以期证得无上智,无上菩提。”
  “持诵或默念佛菩萨名号,或咒语,或经文,持诵到专心一意心无旁念,即可入定,名为念佛三昧定。此三昧与修无为道之真如三昧完全一样,若无修禅定,只念诵时收心入定,这还不够。因其持诵是短暂的,不念诵时,即无定矣”(王豪《无为大禅定修持要领》)。
  以上所说皆属敲门砖(入门方便),若能顿悟则此方便亦无所用,正如张紫阳说:“心迷须假法照,心悟法更不要。
  ③守中
  李道纯指出,玄关就是“中”。他说:“诸丹经皆不言正在何处者,何也?难形笔舌,亦说不得,故曰玄关。所以圣人只书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关明矣。所谓中者,……汝但于二六时中,举心动念处着功夫,玄关自然见也。见得玄关,药物、火候、运用、抽添,乃至脱胎神化,并不出此一窍。”(《中和集》卷三)可见“守中”一着是李道纯丹法的核心要诀。内丹之“中派”亦由此而来。
  在尹真人高弟《性命圭旨•元集》中,论守中要诀时说:“儒曰存心养性,道曰修心炼性,释曰明心见性。心性者,本体也。儒之执中者,执此本体之中也;道之守中者,守此本体之中也;释之空中者,空此本体之中也。本体之中,本洞然而空也。道之得一者,得此本体之一也;释之归一者,归此本体之一也;儒之一贯者,以此本体之一而贯之也。”又云:惟此本体,以其虚空无联,强名曰中;以其露出端倪,强名曰一。然而中即一之藏也,一即中之用也。天得此而天,地得此而地,人得此而人,而天地人之大道,原于此也。”即把三教大旨及天地人的本原都归结于“中”。本天道立人道,以人心合天心,则自符于中道而无背逆。丹经中说:“人心若与天心合,颠倒阴阳止片刻。”正言其功用奥妙。
  清•黄元吉亦以守中为一贯功夫。“昔论吾道,始终只是一‘中’字,始也守有形之中,以炼精化炁;终而守无形之中,以炼虚而合道。”又云:“吾道修为,除童体之精气神三宝无亏者,无须守中一着功夫,可直从河车搬运下手处。凡已漏之体,精气神三宝均已亏损者,则舍守中温养—法,以积精累气、复精聚气、固精养气,期返于童真体,用为修炼之本,别无二途可循。”此亦是单提一个中字,作为内炼修持,返老还童的惟一途径。
  《张三丰全集•道言浅近说》:“大道从中入门,所谓中字者,—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一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似守非守),此寻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慎幽独,自然性空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不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这是从脐下入手之说。张三丰指出:“凝神调息,只要心气平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渭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也。”   
④念佛三味与开悟(玄关)
  美国金博士到台湾承天寺参访广钦老和尚。金问:“我看佛学书籍中提到有个‘念佛三昧’。到底有没有这回事?老和尚是否得过这种境界?”广公上人说:“我在50年前,有一次情况,我认为是念佛三昧。”金高兴地说:“请师傅开示!“和尚说:“50年前,我在福州鼓山时,有一次随众在大殿行香念佛,大家随着木鱼声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手结定印,边走边念,突然我那么一顿,……当时‘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先在大殿地面盘绕,然后再冉冉地回旋上升起来。”“当时没有什么寺庙建筑和其他人、事、物的感觉,只有源源不断的念佛声,由下至上,一直绕转,尽虚空、遍法界尽是弥陀圣号。”金问:“此时师傅行不行香?”老和尚说:“那时他不晓得行不行香,也不晓得定在那里,光是‘南无阿弥陀佛’而已。‘最后维那引磐一敲,功课圆满,大众各归寮房’他还是一样‘南无阿弥陀佛’下去,二六时中,行住坐卧,上殿、过堂完全融于‘南无阿弥陀佛’佛号声中,鸟语花香,如此有三个月之久。”
  老和尚笑着说:“那真的很爽快!不过这只是我记忆中的体会,是不是念佛三昧,供你参考,我觉得是个念佛三昧。
     關于玄關之漸修方法,即當修煉莊子聽息,莊子坐忘,傻坐傻臥或清靜功等靜功時,進入忘我境界后,進而可以獲得玄關竅開之效應。
测试1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3

帖子

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08: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關于玄關之漸修方法,即當修煉莊子聽息,莊子坐忘,傻坐傻臥或清靜功等靜功時,進入忘我境界后,進而可以獲得玄關竅開之效應。







                                                                       

                                                               
                                        分享:                                                

                       

                                                               

2

                        

喜欢

                   

                                                    

1





测试1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3

帖子

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08: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测试1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3

帖子

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8 18: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静功修炼方法
  1.傻站法姿势:自然站立,不拘姿势。凡是练气功有要求的要领都不要,怎么舒服怎么站,轻松自然。双手可放在两侧裤兜或衣兜里,或重叠于小腹前。高血压者,两手自然下垂。双目垂帘,呼吸自然。运用意识:站好后,用意识找自身的中心(重心),使身体勿向前也勿向后,不偏左也不偏右。如觉脚尖吃力时,中心向后移,左脚吃力时,中心向右调整,总使身体保持平衡状态。由于身体重心时刻在变化,因此,意识也时刻不离自身,即“形神相守”、“心身合一”。这样很快就能入静,使全身舒通。当找到自身的平衡时,身体会有一种微微摆动的感觉,但不是自发动功状态,这时会觉得周身无一处在用力,有时突然觉得周身猛的一震,此为肾间动气(罴),亦称“肉震”;有时会觉得进入一种怡然自得之舒服感之境界,渐渐觉得空空荡荡,无人无我;时或忽觉眼前一片光明.一切皆忘,此时即达到了“身心意”合一,进入所谓的“气功态”,亦即进入意识之“中”的境界。古云:“元神出兮便收回,神返身中气自归。”由于神不离自身,自然可收到培补元气之功效。张三丰讲:“先找身中之中,后求不在身中之中。”待守形体之中练好了.进一步可练找意识之中。所谓意识之中,是指“前念已断,后念未起,了无分别时的中间那一段思维空白”。即前面的思维刚完,而后面的思维还未到来的那个时候,也就是在思维活动中什么念头都没有的空隙,此时即是意识里的“中”之境界。李道纯认为,天地有天地之中,人身有人身之中,守人身之中,以应天地之中;致人身之中,以合天地之中,此即天人合一。故日:释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自己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此儒家之中也;道曰念头不起谓之中,此道家之中也;《易》曰寂然不动,中之体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中之中,中到极点是个“空”,空而不空,即佛家讲的“非色非空”,进入这个境界,高级功便入门了。据传统理论,高层次的修炼,无论道、佛,最终炼的是“神”,练出来是意识的力量,佛家称“心力”,是大脑的力量。不管什么功法,最终都属于对大脑的训练。所谓“顿法”,就是直接训练大脑;所谓“渐法”,是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最后练到这里。所谓特异功能,也是大脑的功能。找意识之中的修法,取站、坐、卧式均可,姿势无关紧要。
  收功:不想练了,睁开眼睛即可。或搓手、摸面、梳头、叩齿、咽津,自我导引后收功亦可。每次练功时间长短不限,环境安静与否不拘,想练就练,愿停即停,任其自然。【高血压者练法】在找身体中心的同时,注意一下双脚涌泉穴(足心),体会涌泉穴有温热感,或有向外排泄寒、湿浊气感觉时,要守住这种感觉,意念不可过重,要似守非守、勿忘勿助的体会这种感觉,这时血压便已开始下降。久久练习,血压便渐渐恢复到正常。笔者通过对千余例高血压患者的观察证明,修炼此法治疗高血压病,有效率达95%以上。一般每天坚持练功二三次,每次20一40分钟,经1—4周,血压多可恢复到正常水平。此法有调整阴阳使之平衡作用,属于治本之法,远期疗效甚佳。练功中如出现较明显的自发外动,可以双手拇指掐住无名指根部,稍用力即可止动。无名指根部属子位,又名风窍,此法古称“握固”,据实践经验证明确有固气、镇惊、止动作用。如练功中突然受惊,立即用力一掐,可使心神稳定、气机不乱。(凌波按:在古书中叫安神诀,闵一得也力主此诀可用。但要注意的是此诀可使得邪气外泄为难,若修炼的是排毒的,请勿使用此种手印。)
  2.傻坐法:老子倡“抱一无离”,庄子言“守一处和”,“神将守形,形乃长生”。《西升经》说:“丹书万卷,不如守一”,《太平经》:“人有一身与精神常合并也。常合即吉,去则凶。无精神则死,有精神则生,常合即为一,可以长存也。常患精神离散,不聚于身中,反令使随人念而推行也,故圣人教其守一,言当守一身也,念而不休,精神自来,莫不相应,百病自除,此即长生久视之符也。”“守一之法,老而更少,发白更黑,齿落更生。守之一月增寿一年,……依次而增之.,”此法古称“守一法”.
  具体练法如下:姿势:随意坐下,或盘坐或平坐,平坐时要脚踏实地,不拘姿势.病重者或体弱者亦可靠在沙发或椅背上,舒适自在。双手可结印(详清静功),亦可随意放在两大腿上,掌心朝下。双目垂帘,呼吸自然。运用意识:意守全身,即“守一”。形体放松后,用意识体会自身感觉,将自己的神和肉体结合成一体.但不可着意分辨前、后、左、右、上、下、内、外,一分辨即着相.只将意识放在自身,使意识(注意力)和身体整个相合,这叫“形神相守”,也叫“三家相见”(身心意为三家)。此法亦称“意守全身法”,吾师名曰“傻坐”,你只要带三分傻气去练功,很快就出功夫。初练气功最难入手的是入静,将意识注于自身.体会全身气感,是有效的诱导入静之办法。初练功得气时自觉身体局部有麻、胀或热、凉等感觉.继之气通周身.并有流动感。有时会有疼痛感等气冲病灶反应,均属正常现象,或时有肾间动炁(肉震)。用心体会.渐渐便可达到“心身意”合一的“入静态”,进入浑浑沌沌的“万念归一,一灵独照”的“空”境。存此基础上继续努力修炼,便可进入高级气功态.即“一意归中,一念不存”的“虚”境,亦称之为“入定”态。《庄子》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修炼到这种程度,自然可得气充神旺、身安病除之功效。正如《内经》说:“恬憺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日常生活中,人们的思维活动所想的大都是身外的人、事、物,很少有人平时常想到自己身体,所以神总是外驰的,由于神常驰于外,体内的气便向外耗散.“气聚则生.气散则死”,当机体内气耗尽了,人的生命便终止了。将神收回来,使“神与身合”,让精神与肉体合一.时刻注意到自身,气便随之回到体内.使内气巩固。研究证明,意守丹田时,那地方发热,血流集中,肌电富集。新陈代谢旺盛。生理功能得到强化。意守全身.使全身的生理功能得到加强,机体各系统经过自我调整,使其功能都达高度自稳状态,疾病自然痊愈,智慧亦同时得到开发。修守一法,其要领是精神专一,意念要轻,意念过重可致头昏、头胀或头痛,要似守非守,勿忘勿助,不即不离。杂念出现,勿排除它、勿跟随它走下去,只因势利导,古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当发觉(知道)是杂念的时候,杂念自然消退。此法可随时随地修炼,时间长短不限,环境安静与否不拘,可在室内或室外,可在办公室利用空闲时间,亦可在乘车、乘船、乘飞机、看戏、看电视过程中,意识一到即可练功。照此法修炼,永无偏差和流弊。因方法简便易行,且效果显著,尤其适宜慢性病患者和劳心者养生与康复修炼。
  收功:不想练了.睁开眼睛.起身活动即可。亦可行自我按摩、导引后收功。
  3.庄子心斋法庄子论修道入手有心斋、坐忘二法,《庄子•内篇•人间世》:“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惟道集虚。虚者,心斋也。”这是假借孔子之口,申心斋之法。“若一志”即“用志不分”,精神专注。由耳听呼吸之音,到感觉呼吸运动,即听之以心,渐达心息相依.而渐渐进入浑浑沌沌之心斋境界。所谓心斋法,就是听自己呼吸之气。初下手时,只用耳根,不用意识,不是以这个念头代替那个念头,更不是专心死守鼻窍或肺窍,也不是听鼻中有什么声音,而只要自己觉得一呼一吸的下落,勿让它瞒过,就算对了。至于呼吸的快慢、粗细、深浅等,皆任其自然变化,不用意识去支配它,这就是“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这样继续听下去,达到神气合一,杂念全无,连呼吸也忘记了,即达到“听之以气”了。渐渐进入浑浑沌沌的境界,心的知觉已不起作用,所以说:“听止于耳,心止于符”,“符”作神解。此时精神状态进入虚的境界,即达“心斋”了。(这一段基本上是陈撄宁先生的注解,可以参考。前面说的听呼吸运动作不得数,并不是要你去听呼吸,只是听会呼吸这个人之本能,自然返朴归真。)行心斋之法,可坐可卧,可随时随地练习。这也是培补元气的办法,是从有为入手达无为境界的修炼方法。适于各种慢性病人康复和劳心者消除脑力疲劳修炼,尤其对失眠症,可收立竿见影之效。当忘听忘息后,渐渐地入于睡乡,则是神经得到静养和神经衰弱恢复健康过程最有效的时候。睡醒后可从头再做听息,还可以安然入睡。此法安全、速效,毫无流弊。而且与《内经》之“阳入于阴”理论相符。
  收功:不想练了,睁眼起身即可,或行自我按摩导引后收功亦可。
  4.庄子坐忘法(补肾健脑法)何为坐忘?《庄子》:“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坐忘者,外忘其身,内忘其心。大通,义大道,能坐忘即合于大道。按道家修炼,亟重去知、坐忘一着。唐•司马承桢撰有专论《坐忘论》一卷。盖欲修大道首当无心,故有“无心是道”之说。无心,指无“六尘缘影之心”,此心即无,则妙明真心自显,又称“心死神活”。如此始“同于大通”。欲达无心,在于忘心,即除去见闻觉知,不用聪明思虑。宋•白玉蟾《玄关显秘论》说:“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只此忘之一字,则是无物也,‘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尘埃?’其斯之谓乎?如能味此理,就于忘之一字上做功夫,可以入大道之渊微,夺自然之妙用;立丹基于倾刻,运造化于一身也。”黄檗禅师说:“忘境尤易,忘心至难。人不敢忘心,怕落空无捞摸处,不知空本无空,惟一真法界耳。”“但自忘心,同于法界,便得自在,此即是要节也”(《传心法要》)。可见佛道两家皆极重视坐忘之法。今之练气功者,于进入浑沌坐忘之境界时,多忽然惊觉,而以忘掉意守为非,盖不知坐忘之妙也。庄子坐忘之法,首见于王松龄教授公开传授。此法在庄子书中虽未尽露,但《庄子•齐物论》已述其大端。所谓坐忘,已明显指出其姿势非站、非卧而为坐。此坐式非跏趺亦非平坐,而是“隐机而坐”。《齐物论》:“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答焉似丧其耦。颜成子游侍立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隐,伏也,释俯伏。旧多释凭、倚、靠、非。机,通几,指几案。《外篇•知北游》:“神农隐几,台户昼瞑。”瞑,即睡。盖神农伏于几案,其状似睡.但非一般之睡.否则.何不卧床而睡?“仰天而嘘”,俯伏即久,“收功”时自然当应如此。答焉,欧阳景贤《庄子释译》说:“答,或可解作坍、瘫。”其耦,司马彪说:“耦;身也。身与神为耦。”俞樾说:“丧其耦,即下文吾丧我也。”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即身心寂然,两忘之义。司马承桢说:“坐忘者,长生之基也。《庄子》曰‘宇泰定,发乎天光’。宇者心也.天光者慧照也。先定其心,则慧照内发,照允万境,虚忘而融心于寂寥,是之谓坐忘焉。”
  具体练功方法如下:姿势:伏案式,即趴在桌子上。先宽衣解带.自然平坐在椅子上,双脚平放地上.两臂交叠或互穿于袖内,或双掌重叠,曲肱伏于几(桌、案)上,枕以前额,颌稍内收,颈稍挺(后凸)。前额与双臂(掌)之间亦可加一海棉垫。坐好后,臀稍后移,(注意此点)以使胸腹部空松,不受挤压。练此功法浑然入忘后可出现全身松瘫现象,即极度放松状态,如取其他坐式,则难于保持姿势,甚至可突然倾倒,故必须“隐几”而坐。姿势摆好后,长呼一口气,使气沉丹田(位脐后肾前,前七后三稍下处_)。放松腹部,然后自然呼吸,不用调息,无须意守,只将身心放松,如疲极欲息,如初释重负。意、气下沉后即不再管它,即迳入忘。其要领(即口诀):“松、沉、忘”三字,重在忘字。如不能很快入静,可每于呼气时默念“松沉忘”,反复暗示,便可渐入忘境。初学者或陷于昏沉,或径入睡.皆任其自然,坚持修炼,阳气渐充,即无睡意,或醒后继续练功,亦不会再睡。“心神沉而阳气生”,此法对阳虚、阴阳两虚或阴阳偏盛者均有明显的调整作用。如值冬春季节,久病或高龄阳虚证者,每日上午在阳光充足之静室,背向太阳伏身坐忘,则可获补虚生阳、健脑益智之功。吾师称之为“负暄”或“曝背”。练此法后,会觉得头脑清醒、手足发胀、口干舌燥,间有肠鸣矢气等反应,此属正常。临床实践证明,照此法修炼,有补肾生阳,增强机体免疫力的作用,练功后头脑清新、精力充沛,有显著增强记忆力和迅速消除心身疲劳之功效;同时有开胃健脾,促进胃肠蠕动作用,能增进食欲,帮助消化,解除便秘。许多高龄老人练功后出现生理功能的逆转,如发白变黑、眉落重生以及性功能增强或恢复等生物学年龄下降的还童反应;有些人练功后出现透视、遥视等特异功能;还有些人灵感思维得到强化,智慧大开。充分证明此法对调动人体潜在本能卓有成效。
  此功法之作用还有:
  (1)调整气脉使之平衡,收效甚速;
  (2)收下颏、挺后颈,亦称“闭任开督”,有利于任督循环。因挺后颈将督脉抻开,收下颏则使原属上行之任脉气机下降。此式在藏密及瑜伽中称“颔压结喉”,其作用有利于入静、入忘;
  (3)此法重要作用之一为“生阳”,即生理上性机能的恢复和增强。而这正是古今中外研究抗衰老、“返老还童”者公认之重要指征。因此,对阳萎等性机能衰退的治疗效果甚佳;
  (4)有显著的返老还童作用。年老而修内丹者,可以此作为“种药”之法。修庄子纯素之道着,可由此而达“心斋”、“虚室生白”之境界。在道家过去这属不传之秘.它还有更进一层的含意,叫作“炼津成精”.练功后上边反应是口干舌燥,口水少了;下边获得精水旺盛。有生精补脑之效。练此功法其作用大小,取决于练功之程度。修此法,练功时间长短不限,环境安静与否不拘。可从数分钟至数十分钟练起.但须持之以恒.功效方显,经多年临床观察,此法尤适宜知识分子实践,被称之为“文人养生法”。
  收功:收功时仰天嘘气一二次,举臂伸腰或搓手摸面.睁开双眼,稍事活动即可。
  注意事项:(1)此法宜饭前修炼,切忌饱食后练功,如已进食.须过二三小时后再练此功;
  (2)练功前宽衣解带.饮白水1杯,以解练功后出现的口干舌燥;
  (3)高龄人或久病、重病患者(尤其癌症、肾病、糖尿病、重症心脑血管病)练此功治疗期间须禁忌房事,才能确保疗效;中年人练此功宜适当节欲,功效方显;
  (4)如坐式不对,胸腹部未能放松,练功后有小腹胀气或微痛反应,无须介意,矢气即解。几点说明:
  (1)关于放松问题。所谓放松,要注意体会这个“放”字,即放下、放开之意。用意要轻,不要“用力”放松。行放松时,精神上要轻松活泼.切忌执著。执著即紧张、僵硬、死板。故所谓放松即松开、放下。如执意于放松.反成紧张。放松时.先松身,后松心。松身时,可由头皮、颜面、颈项、胸背、腹背、上肢、下肢直到脚趾,由上而下,由内而外,逐一观照,检查,逐步放松,三五次后,再由脚趾向上逐一观照(即注意到)。随即忘掉,此谓“由上往下松,由下往上扔”,扔到头皮即放空,随即转入松心,将心:念放开,消除大脑思维活动之紧张状态。松心同样要轻松自然、毫不紧张、勉强生硬的,从意识中放开。要“头头放下”,最后连放松的意识也扔掉,然后转入“沉”、“忘”。这里讲放松似乎很繁琐,实际熟练后念到即是,很快即可完成全过程,无须“泥象执杖”过于刻板。松身后.全身关节可有润滑感,非常灵活、轻松;松心后,可感到头脑明晰,神清气爽。
  (2)关于忘的问题。昏沉、散乱为初练静功者首先遇到的问题。散乱指杂念、游思。杂念起于攀援;游思来于不觉;杂念多以语言为背景;游思多以形象为背景。修炼庄子坐忘法对这个问题采取放开的态度,不勉强去控制它。将身心松开、放下后,即使还有些杂念、游思也不再管它。至于昏沉,在练此功初期不可避免,也无须避免。因为庄子坐忘法重要之作用之一即生阳,而生阳的办法即在于入忘,而入忘当然要“泯去明觉”。正如《伍柳仙宗》中所说:“浑然而定静,以双忘而待动”,“当凝神之时,内念不出,外念不有,空空荡荡,不著不滞。回光返照,既照则忘形忘意,但用意即是不忘;但忘即不能以意照之。心无不存之谓照,欲无不净之谓忘。忘与照一而二,二而一。当忘之时,其心湛然未尝不照;当照之时,纤毫不立未尝不忘。忘照纯一,浑然定静,天地人我莫知所之。”既然“天地人我莫知所之”岂不易陷昏沉?盖练功初期,当侧重于忘,不要着意于照,不要怕昏沉,只有经过相当时间坚持锻炼.才能达到忘而不忘,忘照纯一的境界。总之.松、忘都要通过不断练功而逐步深化,不能希望初练即完全达到要求。根据不同年龄、素质,进度各异。有人开始放松即可入忘,出现生阳现象,青壮年在进入忘境时.生殖器甚至会以异常速度突然勃起;也有人要经过相当时间练功,始有阳生现象,迟早各自不同。在入忘后,不知不觉会出现“咯噔”一下,全身一震.这是身心彻底放松的反应,称“肉震”或“肾间动炁”,属正常反应。一般在阳生后,练功者多自动退出忘境.恢复明觉。所谓“时至神知”,这时最好继续保持静、忘.以待其勃起充分,如已充分即可于恍惚(此指不要著意分别,不要胡思乱想)中接行采炼之功,即所谓“动则恍惚应”也。我的体会:这个坐忘功我自己炼了很长的时间,颇有些心得,因为我有脾胃病,每次炼完后总是嗳气频频,但是倍觉舒爽。在老年人炼此功,一定要注意在前臂与桌子之间稍垫一些软布,不然压迫时间过长,而老年人血运本是不畅,易致血栓。功夫一路做过去,每次玄关发动之时多在半小时左右,时间非常准确,久坐有禅,乃历炼之得之语,各位多加体会。对于阳气发动,而有退出忘境,可以续以忘诀,不必武文催炼。
  5.存思——自我想象力的超常作用存思,亦称存想、观想、冥想,是修炼者按照预定程式,致精专思某一特定的人、物、事理的一种方法。此属修炼法中之一大部门,为中国道、佛、医以及印度瑜伽等诸多功派所采用。修炼者通过存思,可生起种种不可思义之功用(神通、特异功能)。《云笈七签》卷四十三《存思》中说:“修身济物,要在存思,存思不精,漫澜无感.感应由精,精必有见,见妙如图,识解超进.神气坚明,业行无倦。”存思之对象或为现实之事物,或为高深之哲理,或存属虚构之景象。其内容丰富,功用多端,在道、佛典籍中对此多有记述.并视为修至道、求长生、证涅檠、祛百病之要诀。
  试略述于后:
  (1)对人、神的存思在道家有存思身神及贤人之法,如《太平经》:“是故思神致神,思真致真,思仙致仙,思智致智。圣人精思贤人.致贤人之神来佑之;思邪,致愚人之鬼来惑之。人可思念,皆有可致,在可思者优劣而已。”在《黄庭经》等经典中,更多记有存思身神之法。在道家典籍中对存思方法及其功用描述最详而具代表性的著作,当推陶弘景《登真隐诀》所记之“存思明堂法"。此法为:以两眉中间入内一寸为明堂,存思在明堂内有神居处,左为明童真君,名玄阳,字少青,男身;右有明女真君,名微明,字少元,女身;中为明镜神君,名照精,字四明,男身。此三君皆穿锦衣,系绿色腰带。每人腰间各带四只赤色玉铃,口衔赤玉镜之鼻,镜面向外。铃、镜之声彻九宫,光照内外。此三君皆形如初生之婴儿,全身金光玉色,白天面向外,夜间面向中。如此存思清楚,然后呼三君名字,叩齿九通。修炼者如有所畏惧.即存想三君各以手摇铃,觉耳闻其声,玉镜也放出万丈光芒,如此存想可却除恐惧;在饥渴时,则存思三君口吐赤气,灌入己口,吸而咽之,以饱为度;夜行不见路,则存思三君口吐火光,在前照耀,路即朗朗可见;如行凶险处,或处危难之中、刀兵之地,则存思三君振铃发光以辟之;疾病危重而求生存者,则仰卧握固,闭气冥目、逆心,存思左日右月在明堂中.并存三君向外长跪,口吐赤气,匝绕全身,同时微咽此气无数。继存思赤气化为火光,此火烧透全身,骨肉如燃炭,谓之“日月炼形”。每晚睡前如此存想.可以延年益寿。平时如此存想.可使颜色返少.色如童子。每早起则咽津30次.以手拭面,摩目,咽津时存想津液亦为赤色。由上述可知.仅存思明堂之神一法,即可起到却除恐惧。思渴得饮,思饥得食.夜间照明,却恶辟兵,命危得生,还童延年等作用。在佛家典籍中,对这种方法也有大量记载,如《般若三昧经》中说:“心作佛,心自见”.“欲见佛即见,见即问,问即报。”这个通过致精专思、凭空想象出来的佛,自己可以见到.而且能对话!再如《坐禅三昧法门经》:“若初习行人,将至佛像所,或教令自往谛观佛像相好,相相明了,一心忆持,还至静处,心眼观佛像,令意不转,系念在像,不令他念,他念摄之,令常在像。”这是说初学观想佛像的人,可以先到佛像前仔细观看,看清楚后,回至静处继续回想。另,《经》中对佛的相好内容也有具体规定,由头至足共80种,学者要以规定内容进行观想。观想成形后,有什么作用呢?《坐禅三昧经》:“专心念(念诵、想念)佛,不令外念,外念诸缘,摄之令还。如是不乱,是时便得见一佛二:佛,乃至十方无量世界诸佛色身,以心想故,皆得见之。既得见佛.又闻说法言,或自请问,佛为说法,解诸疑网,致得佛念。当复念佛功德法身.无量深慧,无崖底智,不可计德。”这个想出来的佛.能够说法,能够解答问题。这是“诸佛色身”,即有形象之佛,进一步还要观佛无形象的法身。至于密宗之观想本尊、上师则求与本尊、上师相互融摄.与其功德相应。(这个很危险,因为可能是阴神,反而有可能入歧途)如上所述,道、佛两家虽有众多存思身神、佛、本尊等法,但其所观想之形相,多系凭主观想象而成,非客观实有。但此形象一旦观想成功,即可发生种种作用。(不错)凡此观相,皆初观粗相,继观细相,要观到活灵活现,栩栩如生,闭目开目皆可见之程度。有相修持至此已告成功,但还要继续深入,转入无相。例如,密宗认为有相为因,无相为果,如观想本尊时,由观而生起,至不待观而恒现,继引入清净而达寂然无相。显宗则由观佛之有相色身,进至观佛之无相法身。
  (2)对物的存思《抱朴子•内篇》“又思化七星北斗,以魁复其头,以罡指前。”在存思物的方法中,或取现实物象,如落日、月轮、星斗、莲花、大海等;或全凭虚构,如咒轮、光环、各色光气、拙火等。在佛家十遍处修法中,先单取一种物象,观想成形后,继想此象遍处一切处,成为唯一的存在而生起超常的特定作用。如《清净道论》所记修地遍处法:先取恒河之泥及如黎明色之土作“遍”(即坛,又称曼陀罗),遍如一掌大,置面前,眼半睁而视,并默念“巴脱维,巴脱维”(即地、地)。以后或开目而视或闭目观想,何时达到闭眼也能清楚地看到地遍的存在,即可去之不用,此谓“取相生起”。再进一步得“似相”,这种似相显得极其清净,此时心已得定,当保持之。据说修地遍成功,可视水上或空中为地,因而可以行于水面或空中。此外尚有水、火、风、青、黄、赤、自、光明、虚空等遍,各有殊胜作用。修十遍等方法,其真实效果如何,虽尚乏验证,但我们取初升太阳及满月之相,用于医疗(自疗及他疗)则已证明有效。
  (3)对事理的存思佛家观四谛,观十二因缘,观四无量心,以及一心三观等,皆属存思事理之法。所谓“如理作意”,“与理冥合”,即冥想某种道理,自我身心与此理冥合,而获得殊胜成就。如佛经所记声闻、缘觉乘人观四谛、十二因缘之理,证阿罗汉、辟支佛果等。我们试行观想本原之理,亦出现身心反应。存思之对象可分为内、外、不内不外3种,各有不同的作用。内,指内视、内景,《抱朴子•内篇•遐览》著录有《内视经》,《真诰•协昌期第一》说:“坐,常欲闭目内视,存见五脏,肠胃。久行之,自得分明了了也。”道家存思身神之法即多属内视法。密宗除内视脉轮外,其最典型者,为内视拙火之法。修拙火定者,在修宝瓶气的基础上,内视脐下四指处有一棕红色半个阿字,有热感,此热逐渐炽盛,充满……此法修成后,体内可产生极高热量,甚至可发出火焰;外,即存思身外事物,如修十遍处,观佛像,观本尊等;至于观理,则属不内不外之法。美国整形外科医生M•S•马尔兹著有《你的潜能》一书,提出了“自我意象心理学”问题。马尔兹记述了很多“自我意象”的超常作用,其实这就是气功中“存思”法的不同应用和发展。例如《你的潜能》记述说:“一组学生在20天内,每天练习实际投篮,把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成绩记录下来;第二组学生也记录下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成绩,但在此期间不作任何练习;、第三组学生记录下第一天的成绩,然后每天花20分钟做想象中的投篮,如果投不中时,便在想象中做相应的纠正。第一组每天实际练习20分钟,进球率增加24%;第二组没有练习,也就毫无进步;第三组经过想象的练习,进球率增加了23%。说明通过用意念想象的训练,也可获得类似实际训练的效果。但这还仅是一种短时间的想象,如长时间坚持.还可出现更惊人的作用。如美国作家希尔运用类似佛家观上师、道家思贤人的方法,对他所崇拜的9位伟人进行观想.几个月后,观想成功,出现了“见即问,问即报”的效应。他首先对这9位伟人的生平事迹进行详细了解,然后进行想象实验,有如下一段记述:“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我每晚和这一群人举行想象式的会议.并称他们做看不见的顾问,……每天晚上在睡觉之前.我会闭上眼睛,在想象中看见这一群人在会议桌旁和我坐在一起。我的目的在于再造我自己的品格,使这品格成为我想象中的顾问们的性格的合成物。……想象会议实行了几个月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这些想象中的人物几乎都变成了真实的人。这9个人中,每个人均养成了个人的特性,使我惊讶不已。”最后奇迹出现了,这些看不见的顾问,以个人的伟大品性和知识感诲了希尔。希尔在生活和工作中碰到的任何难题,只要带到“晚会”上请教有关“顾问”,他们都能准确有效地给予解答。这时希尔发现自己有了超常的能力和灵感。他说:“在我与看不见的顾问会议期间,我发现我的心灵最易接受通过第六感(直觉)来到的意念、思想和知识。在数十场合,我面临着紧急事件,其中数次严重到了危害我生命的程度,但我都是凭借着我的看不见的顾问们的影响力,使我奇迹般地通过了这些难关。”①①鲁文《亦谈马尔兹医生》载《气功与科学》1989.7,11~12页。各种宗教的信徒.多有向自己所崇拜的佛、上帝、真主、梵天、菩萨、玉皇大帝、财神、门神等进行祷告之举。虔诚的祷告者.往往会向人们证明说,他所信仰的神确有灵验j相信这些宗教徒不会说谎.而所谓的灵验也可能有部分是真实的。但那是神的作用.还是自己存思的作用?由于对存思作用的探讨,初步认为:祷告有验问题,似不应由神学角度去理解,而应由科学~脑科学的角度去研究。存思,不仅能解决如上述之种种问题,而且能够对客观物质发生作用。现代关于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发现:特异致动、特异书写、实破空间障碍(搬运等)等超常作用,莫不由存思而致。即特异功能者皆通过在自已意识中存思而起作用。存思,是一种思维活动,本属精神范畴,但通过一定的修持(或自发)则能具有物质力量,大概这也可以作为“精神变物质”说的又一佐证吧!当然,存思亦不是简单地化精神为物质,而是使精神具有物质力量,或者说是精神的物质化。存思的要领在于:①松静冥想;②致精专一;③细致入微;④持之以恒。如上所述,存思是开发人体潜能的一种特殊的、有效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值得深入进行研究。
  6.清静功(空丹,光丹)清静功属于中乘功法(中级功),是一种直接入静的方法,入手较难,一旦入了门,进步很快。其作用大,疗效高,出功能快,不会出偏差。是一种很适宜劳心者养生保健和慢性疾病患者康复以及知识分子智力开发的方法,对阴虚火逆者更为适宜。所谓阴虚、火逆的表现是怕热、失眠、多梦、烦躁不安、五心出汗、盗汗、头昏不清、手足微热、小便每觉余滴未尽、自觉头重脚轻、两腿酸软、乏力等。
  姿势:平坐或盘坐(双盘、单盘、散盘均可)。手结“定印”,即两手重叠手心向上,两拇指尖轻轻相接,放于小腹前,佛家右手在上叫“三昧印”、“等持印”,左手在上叫“弥陀印”;道家讲男左手在上,女右手在上。定印适于阳虚者,即面色咣白,气虚、怕冷者。或结“太极印”,即两手虎口交叉,右手拇指贴在左手内劳宫穴(手心),手心朝下放于小腹前或两腿间。太极印适于阴虚者。放松身心,轻松愉快地坐着。双目垂帘。观想法:又名“感摄法”,佛家天台宗之大、小止观也属这种方法,密宗修脉轮的炼法亦以此为主。坐好之后,随意长呼二、三口气(鼻吸口呼),以使脏腑放松,呼气后,即不再管呼吸,一任自然。
  观想有3种方法:
  (1)高血压者观法:如白天练功,两眼微微闭合,如晚上练功,因易致昏睡,两眼可稍留点缝。用意识透过眼帘从45°的角度向着两膝之间默默地“观”着那一片地方,即所谓观“牛眠之地”。观时勿集中在那一点上。在观牛眠地当中,虽然那里空无一物,也不去管它,在意识集中之下,它会自然地反应出脏腑气脉的盛衰情况,这些情况大约分为青、赤、黄、白、黑5种颜色,这些颜色是脏腑气脉反应的“幻景”。初练功观照,开始眼前是一一片漆黑,不去管它。这个功法不是练气,练的是神。逐渐眼前就会发白,一般多先观见蒙蒙如雾的白色,或如满天星光闪动,或如萤光,或似闪电之光,而又会时时变幻,对这些反应一律不理,不要去注意它。随着入静的深入,光便会逐渐旺盛,逐渐形成到稳定的白光或金光,对出现以上各色光仍一概不去理它。观见的五色光中,以白光为纯正的颜色,坚持锻炼,各种颜色退尽,只见白光,其强度由蒙蒙如雾的景象逐渐进步到如月光皎洁的白光,仿佛中秋明月悬照面前。把意识集中与这白光合而为一,则会自觉如皓月当空,遍体清凉,烦躁去尽,这时便接近“清静境界”了。继续修炼,则光与身合,全身化光坐忘,即旧说“不知身在何许”的清静境界,以此养生、祛病与延年即有把握了。观照中,念头千万不可去追求“有光”,对出现的各种光色,切不可着意分辨,只采取一概不管它的态度就算对了,始终平淡、轻松地观着牛眠之地。观照过程中,意念不可过重,要似观非观,勿忘勿助地淡淡地观着,这点十分重要。观光过程中.在最初第1个阶段,任它如阿变幻,不可理睬,逐渐五色退尽,只见一团或一片白光或金光,洋洋滟滟悬照当前,这时已进步到第2阶段了。此时如果观见白光中有杂色光出现,影响入静(不影响入静仍不去管它),则可用“吹”字诀退去杂色,撮口抵舌轻轻向它一吹,杂色化去,仍然只存白光。但吹法不可多用,一般不超过3次。但见到纯蓝色光并十分艳丽或颜色鲜明的紫光不要吹。杂光散去,仍保持一心不动,注意力不要随光的变化转,无论它如何变化,就当没看到它,只默默地观着牛眠地。口诀:“光即是我,我即是光”;“光我不二.我光一如”。观见自雾后,思想也容易开小差,最易生分别心,此时应作“光即是我,我即是光”的念头来观,以收拾杂念,即所谓治心的方法;光色明朗,有似皓月,这时宜作“光我不二,我光一如”的念头,用以收光内敛丹田,则光即与身体合一,融合一起,令全身皆忘而化光,进入真正的清静境界,亦即旧说“色心兼治”的方法。(2)血压正常者或血压偏低者练功,可观想在印堂前约一尺左右的地方虚悬一直径约寸许的白色光环,有了印象后,将意识(注意力)放在光环里边就不再去管它了,似有似无地默默观着,亦能逐渐出现光。没有光也不要去追求,只将意识放到那里,炼心的定力。有光者,待光稳定了,在眼前清清楚楚,并且光色较纯,这时要把念头与光合而为一,可默念口诀“光即是我.我即是光”,来收拾杂念。当光色明朗有如皓月,宜作“光我不二,我光一如”的口诀,反复暗示,把身体和意识全忘掉,“外忘其身,内忘其心”,光与身体合而为一,化光坐忘。此时自觉遍体清凉、通体光明、空无一物,不知身在何处,唯觉像一轮明月,恬静生辉。如果虽反复暗示“光我不二,我光一如”,仍然我是我,光是光,不能光我合一,则可用意向玉枕(后脑)一看,随即放弃,可较快与光相合,而进入忘我境界。亦可用回光返照法。未全化光的地方,用意识引光去一照,即会照头忘头,照身忘身,照手足忘手足,最后全身化光。
  (3)亦可采用直接观想明月法入手,即在农历月十五或十六日,当月光圆满皎洁时,“举头望明月”,数秒钟或一二分钟即可,随即闭目想象明月之光色,有了印象后,在练功时即利用此印象于“牛眠之地”或眼前一尺的地方观照.亦可有前述境界的出现。注意用意要轻,似有意似无意的静静观着,余同前述。望明月法只用1次。
  其余几种练法:
  ①色心兼治法.即性命双修的一种方法。光已炼成,将意识放于光之中心,使之逐渐缩小如鸡蛋或如豆状,用意由肚脐将光引入黄庭(脐内体腔中央),默默观照.小腹便呈现一光团。这样可起健身作用.单纯炼光可有治疗作用及开发潜能作用,而健身作用较小,将光放在丹田(黄庭)里,就激发了丹田的真气,而加强了健身作用.故称色(身)心兼治法。(年轻人不宜此法,还是收功时放光全身为宜)
  ②光照全身法,收功前将光缩小,引入丹田。稍定.然后用意普行分光.照遍脏腑一次,当先照上焦心肺,次照中焦脾胃,再照下焦肝肾,既照五脏.六腑也同时照到了,照毕仍收回丹田,稍定.收功。
  ③分光治病法,先将光缩小收入丹田,然后再转照病灶。
  ④性光收放法,当此功练至光已圆满、稳定,可随意指挥时,可进一步练习收放法。收则“细入微尘”;放则“弥于宇宙”。收时可迳缩小收入丹田;放时可呈波浪式逐步向宇宙空间扩大。
  收功:
  ①在练功的第1阶段,光未稳定,或已稳定合一,收功时意念一动,将意散开,光即消失.然后搓手摸面再睁眼起坐.稍事活动即可。
  ②收功前光已稳定悬于体外,可由脐收入丹田后再收功。
  注意事项:
  ①每次练功时间长短可自行掌握,以舒适自然为度,既不可强制硬练,亦不可放任自流及一曝十寒。每次可练20一30分钟逐步到30一40分钟或更长些,随功夫提高而自延长。
  ②困倦时不要勉强练功。
  ③血压过低者勿练此功。
  ④光来后切勿起欢喜心;光没来不要起追求心,愈追求光愈不来.有光后不可心随景转,心不动则光会愈强。
  ⑤在练功中可能会出现山河大地、人物鸟兽等幻景,对景应不喜、不惧,一概不理踩它,如幻景反复出现.影响入静,可用吹字诀消除之。
  ⑥观牛眠地法、观光环法、观明月法只能选定一种,不要交叉去练.如用观光环法头部有不适感.可改观牛眠地法。
  ⑦练功期间应严格节制性生活。如练此功为了治病,则病未愈应禁忌性生活。
  几点说明:
  ①此功所谓“空丹”,意为在体外空中炼成,所炼之光达到常在不灭为丹成,因此,亦称“光丹”。
  ②此功所以属于中乘功法是因为①超越炼气阶段而迳由炼神入手,一旦炼成,不易退失;②虽迳炼神,但仍要观光、炼光,故仍属“有相修持”,而非“无相大法”,所以仍非上乘。
  ③释迦牟尼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即练功者勿生恶念,诸佛之教导虽没有种种方便法门,实以“自净其意”即净化自己的精神境界为指归。练清静功音,光未显现,勿求于光;光已圆满,勿著于光。最后当并光亦舍弃而进入清静境界,始达上乘。望修炼者共勉之。
  ④对光色之分辨:练清静功时有不同光感出现,此属自身内部气机之反映。光约分为7色,或单独出现或混合出现,情况各异.盛衰不同.学者宜知所分辨。

  附:光色分辨表光色所属特色非正常色
  黄脾鹅黄色如黄沙为太过,色如败土为不足白肺如月华蒙蒙如雾为不足.光耀刺目为太过其光外散为不足,内含为有余。蓝肝竹青色如蓝靛为太过,色呈灰蓝为不足。黑肾黑润灰色或如煤烟皆为不正(失中),红心落霞其色或深或浅或暗皆为不足。紫命门紫红粉红或老红皆为不正。金神(脑)金黄表中所列得种光色.皆指练功中自然出现.而非由存思(观想)而来者。
  坐功中所见之光,无论何色,凡属正光皆不可乱“吹”.即使是黑光.如黑润如漆亦属正光。
  总之,各种光色皆以柔和悦泽为正。紫光有2说:一为肾气的反映,一说为命门气的反映。
  而命门亦有2说:一说以十四椎下脊柱中为命门.一说以右肾为命门。气功家有金光为上,白光为正;或金光为贵,白光为正之说。

  7.守一明法守一明法.古称要道。《太平经》说:“守一明之法,长寿之根也。”修习此法有延年益寿、祛除疾病、开发智慧及激发人体潜在功能(即特异功能)作用。其法为:取相:选天气晴朗,日初出时,对之注视一二分钟,取其红彤彤喷薄之相,然后闭目存思(观想)此相,自觉已成形(有了印象),即将此印象移置丹田(小腹)内继续观注。此取相法只做1次即可,以后意到即显。此相初属印象,久之可成形相。自觉在小腹内已有此印象或形相后,即可转念使此红日之光遍照全身(红日之相仍在丹田不动),收功时光收回丹田,然后将意念放开即可。《太平经》说:“守一之法,无致巧意,一乃自效”,“守一之法,外则行仁施惠为功"。据《经》所记,修这个方法作用很大.用途很多,故称要道,但必须积修阴德,做好事不令人知,否则反有大祸,而且要“行住坐卧不离这个”,不能间断,否则得失相半。“守一之法,有百福亦有百祸,所守不专,外事多端,百神争竞,胜负相连”,“内若大逆不正,五官乖错,六腑失守,群神恐骇,俱出白于明堂,必先见于面目颜色,天地共知之,群神将逝.形当死矣。”“为善,效验可睹,今日为善清静,神明渐光。”据经文所记,该法如作为一种功法修炼,是“有百福亦有百祸”的,但据临床实践经验,如作为一种疗法使用,则“有百福而无一祸。”用作疗法时分自疗和他疗两种。
  ①自疗:取相存思后,如小腹以上有病.则先意念小腹内红日之光(红日之相仍在小腹内不动)上照全部上身.然后再集中注意力照于病灶.觉病灶处微有气感(温热或麻胀)为止.小腹以下同。
  ②他疗:为别人治病,用于或意念发功时,结合此法.用红光照射可增强疗效。头脑部有病.或心脏有病不宜用日光照射,可用月光照射法治疗(详下述)。此法通用于阳虚患者,如患有阴虚而又需此法治疗时.可在日光照射后,再用月光普照法以行调节。月光普照法:亦当预为取相,即于农历月十五、十六日,天气晴朗,月到中天时.仰面取满月之相.收于脑中(亦只用1次),用时月相在前额内不动,以其光辉由上而下照全身片刻。亦可单用此法治疗阴虚证,补阴效果甚佳。据笔者临床经验.日光照射法最好不用于有自发特异功能者,因此类功能多属阴性.与阳光相矛盾,如必须用时,应避免照头部。此所谓功法与疗法,其区别在于作为功法当长期不间断修炼;作为疗法,则因病施功,病去功停。
  8.炼精化是法(修内丹两种入手方法)⒈)神住熏穴(丹田)活子时到.由会阴收至炁穴.稍加鼓炼,还虚静养,此为入手调药之法。练庄子坐忘法或某些静功,或睡眠将醒时,每有阳生“活子时”到,即生理性阳气发生,男性表现为生殖器勃起,此时,立即意守会阴①,待其旺势稍衰,欲回未消之际,急用下述呼吸法:①每一吸气,意想气由会阴吸入至丹田,严格说其位置应在脐后肾前,距前7分距后3分稍下处,一般吸至脐下小腹内即可,吸有意,呼无意,即用吸不用呼。吸气时用意识由下向上、由外向内抽吸,呼气时任其自然,不加意念。这里虽甩吸气,而又不要过于注意吸气。因为这种方法的作用在于:借助呼吸而抽紧小腹内有关肌肉;收回精气。所以《伍柳仙宗》说:“炉中之意切莫著于呼吸,不过借呼吸之机以为采取之具。”这种呼吸法次数不限,一般不超过10次即可,以生殖器萎缩至正常为止。此吸气法在于采取。要稳而稍有力。当开始第1吸时.即将小腹适当抽紧,如忍小便状.以后无论吸气或呼气时,小腹部一直保持一定的紧张。然后转用下述呼吸法。②第2种呼吸法在于将采回来的阳精炼化,以防止走泄。如阳物勃起甚微,或自料不致走泄,则此法可不用,采回后意守一下气穴,还虚静养片刻即可。用第2种呼吸法时,意守丹田,呼吸并用,即呼吸皆加意念,但既非上抽。亦非下贯,而是稍用力,像风箱一样在小腹部鼓动。本来小腹部是随呼吸起伏的,但要意想呼吸时小腹是向左右开合伸缩.或想象呼吸时,似小腹部在揉面。这实际是借呼吸之力。进行小腹内的肌肉运动和按摩。这种呼吸法做一二十次,小腹内可有温热感,然后透入全身,生殖器就没有动机了,不会再遗精了。初期是这样,如能保精,以后越炼越旺盛,就随时来随时调,“忙里偷闲调外药,静中生①会阴,即针灸穴位,位于肛门与小便之中点。动采先天。”后天补先天。用这两种呼吸法都要平稳,都要舌抵上腭。第2种呼吸法如一时不能掌握.可以按摩法代替.即双掌重叠左手在下右手在上,按于小腹部,先由左向上向右向下(逆时针)方向按摩数十次,再从相反(顺时针)方向按摩相等之次数。按摩时取仰卧位或坐式均可。亦可以获得小腹发热之效应,继之透入全身。做完上述两种呼吸法后,即把意识放开,“还虚”静养或即入睡亦可。第1种呼吸法为采法,即将发生向外之阳精、阳炁采回来;第2种呼吸法为炼法,即将采回来的阳精、阳炁炼化;最后之还虚为养法;加上采前之静功修炼为种法。上述过程.即为修内丹入手调外药之“种、采、炼、养”过程。采取之时机,勃起尚不充分即行采取谓之嫩;勃起已久,旺势转衰,加以杂念纷乘.始行采取谓之老。何谓充分?根据不同年龄、体质、勃起甚强可谓充分;稍有胀感,再不能继续勃起亦可谓充分。勃起力微者,仅用采法即可,不必先守会阴,亦无须炼化。调药所用呼吸法都是腹式呼吸,是借呼吸而使下腹运动,不是向胸部提气,更不是用胸式呼吸将下腹提上去。因此,在外观上看,小腹应无明显起伏。呼吸,因其用法不同,有时称之为风,有时称之为火。这里的呼吸法属风,神意属火。《经》云:“神火化精”。故无论采取或炼化,皆重在神意作用,心力、目力皆应高度集中于所采炼之精气。用呼吸法在于“风助火势”。如风大火小,呼吸虽多而有力,但精神不集中.也难干采回、炼化,故当风火并重。如就呼吸而论,如用之不足,固然无效;如用之太过,则迟其生机。甚可出现恶梦、肢冷、烦躁等不良反应.甚至仍可遗精。出现此种情况后,可练“庄子坐忘法”、“自然站桩”或“气贯丹田法”(即每呼气时用意贯下丹田,用呼不用吸)。(可见方法终究不善)总之.呼吸的强度与生殖器勃起的强度成正比。阳强息弱则精不化,生殖器旋倒而旋起;阳弱而息强,则出现偏向如上述者。何为适中,当自行体会。
  另,生殖器勃起后,即使不用采炼法,也会自动萎缩的,但自动萎缩后,随之仍可勃起,或遗泄,即使不遗,其气亦散。用调药法后,应鉴别究属自回抑或调回:
  ①做第1种呼吸法时,每一吸气,生殖器及阴囊应有与之相应的反应——抽缩;
  ②炼化后丹田可有温热感(年老体弱者练功初期可无此感觉);
  ③如属炼化,应有舒适感,生殖器再无动机,短时不再勃起。《伍柳仙宗》阐释调药之要领为:“从静而入,至动而取,以虚而养。”“自始还虚而待元精生;以神火而化;以息风而吹;以静而浑,以动而应,以虚而养,调药之法得矣。”“自始还虚,返照龙宫(气穴),浑然而定静,以双忘而待动,以意气而同用,以神火而化,以息风而吹,以武而炼,以文而守。”这个方法用好了,可达“昼无所思,夜无所梦”。即白天对异性无敏感,梦中不出现异性。
  对女性,“活子时”(生理性之性冲动出现)到,收至丹田(脐内),再上升至双乳,以双手轻揉双乳36次,揉乳时,先左后有,有月经者,从外向里揉;无月经者,从里向外揉。揉完后,自胸往下“外导内行”至曲骨,按摩7次后双手按于小腹部,右手在内左手在外,左旋36次,右旋36次,收功。
  ①(2)无论昼夜.感到精神振奋时,立即意守肚脐;夜醒时,保恃原姿势不动,立即意守肚脐;在坐中忽觉精神一振.身自耸直.息自微弱,此为先天炁将到之预兆,立将精神放松,以待其至。先天炁至.顶有凉风,将此凉风引入丹田.称婴姹相交。“先天炁,后天炁.得之者。常似醉。”这时会有轻微醉意.非常舒服,骨肉都融,浑身像要瘫软了,这种境界对增进健康和祛除疾病都不成问题了。
  9.睡功两法修道练功之人,宜十二时中都在功夫里。然而睡眠又是必不呵少的,睡眠调节得好坏,直接影响到修炼的静界和进程。当练功进步到坐忘或入定境.则睡眠又会减少。笔者指导的学员,有人每天只需一二小时睡眠,便能精力充沛地照常工作和学习。因此.道、佛两家都有以有无睡眠或者睡眠多少来衡量功夫高低之说。故练功人首应练睡。如能从睡功修炼中达到睡而不睡,不睡而睡,似睡非睡,睡无可睡,则功夫大可长劲。

  (1)龙门睡法姿势:
  左侧卧位.两腿微曲.左脚勾住右足后踵或承山穴处或委中穴处均可,右手掌放右股环跳穴上;左手掌放在右肩井穴上。双腿不可屈曲过度,过度则易发生遗精现象。
  另,患有严重心脏病人,不宜左侧卧位。卧好后,双目垂帘,闭口,自然呼吸。①、此法王沪先生在中华气功进修学院面授班讲授,意识:放松身心,“致虚极,守静笃”。修此法不怕睏睡,一任自然,如无睡意,浑然进入忘我境界,自觉周身气血畅通.或觉遍体通明,光华四溢,身心内外一片光明,顿觉豁然开朗,此时应保持“虚”、“静”,勿生喜悦心和追求心。失眠症患者,照此法修炼,可收立竿丌尢影之效。
  (2)傻卧法姿势:
  仰卧或侧卧不拘,舒适自然。双目垂帘,自然呼吸。意识运用同“傻坐”,即意守全身(“神形相守”、“心身合一”),体会全身气感变化。“意守”是入手方法,“忘我”才是练功要达到之目的。通过意守全身,可收到培补元气之效应
测试1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朋友們的散淡江湖 ( 京ICP备15044585号  

GMT+8, 2020-4-5 10:39 , Processed in 0.110010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